蘇州聽楓園的美麗與哀愁

蘇州金太史巷旁的慶元坊,有一座小巧的聽楓園,曾是清代同光時期的蘇州知府吳雲的宅園。吳雲住在這個「小有花木之勝」的園子裡,與附近的曲園主人俞樾,還有寓居在鶴園的朱彊村左右為鄰,往來者都是些鴻儒碩學。關於園林之勝,俞樾說聽楓園在「精」,自家的曲園在「微」。其實「精微」二字,恰可以概括江南園林的特徵。清幽恬靜的精緻院落,有歷史,也總是有故事的。

蘇州聽楓園的美麗與哀愁

從紅梅閣到聽楓園

聽楓園的故事,與一位徘徊在月橋花院、瑣窗朱戶間的美麗女子有關。院落的前世,原是宋代詞人吳感的宅院,「紅梅閣」是吳感的書房。吳感愛梅花,所作《折紅梅》詞曾流傳吳中:

化工別與、一種風情,似勻點胭脂,染成香雪。
重吟細閱。比繁杏夭桃,品格真別。

以人喻花,花與人之間的相似和隱約,使得人們更願意相信吳感是因人愛梅,因愛而賦詞。相傳吳感有家姬「紅梅」,能歌善舞,與主人之間有「我賦新辭,小紅低唱」的默契,所以吳感因「紅梅」而命之書房。

從吳感的「紅梅閣」,到吳雲的「聽楓園」,從時序講,已是從早春走到了秋冬。
四時更替,小園易主,到民國時,聽楓園又不知幾易其主了。

這年,與袁世凱淵源極深的張一麐(一八六七年-一九四三年)晚年退居蘇州,在聽楓園西端的吳殿直巷東頭,建宅居之。

嚴格意義上講,這裡才是宋代吳感第宅的故址,所以張一麐把自己的齋館稱為「古紅梅閣」,自號「古紅梅閣主人」,甚至把自己今世裡的遭際和心情寫成一本書,名字就叫《古紅梅閣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