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文物與空間 用科技打造立體感

有一種說法是,博物館對每一個觀者來說,都是一個私人場所。在這個將有形器物和無形文化氣韻融於一體的地方,個體對於展品的凝視、遐想和追問,往往勝過一切被「經驗」奴役的被解讀和被探究。

維護文物與空間 用科技打造立體感

但另一種可能是,當你在自己有限的知識結構中,面對浩如煙海的展品而無所適從時,便需要一種「點化」的力量去啟發。作為曾參與過丹陽賀家山遺址、鎮江鐵甕城遺址、上海馬橋遺址等數十項重大考古發掘的專家、現任南京博物院院長,龔良的「館理」理念和策展邏輯,無疑讓人大開眼界,其深入淺出的解密,讓本就氣勢恢宏的南京博物院魅力陡增。

在這裡,我們開始明白穿越到過去的意義,並對未來有所期待。

最好的博物館 是能留住人

東方潮:人們似乎熱衷於用「排名」來衡量一個博物館的規模和影響力,譬如我們常說「世界四大博物館」,還視南京博物院為中國大陸三大博物館之一。您認為,是否真的存在一個標準去衡量博物館所謂的大或小?

龔良:現在我們扳扳手指,世界上能讓人逗留一天的博物館也就那麼十個八個。就中國大陸來說,故宮博物院或許可以讓人看一整天,而其他的博物館就很難做到。推而論之,中國大陸一般會認為,如果一個博物館能讓人逗留半天,就應該是這裡最好的博物館了,一般博物館能逗留兩個小時就已經很好了。最好的博物館既是文化的殿堂、歷史的殿堂、藝術的殿堂,同時又是大眾非常喜歡來的文化場所和休閒場所,觀眾沒有什麼壓力,只是想到這裡來,感到愉悅,這才是最重要的。

東方潮:南京博物院新館擴建後,無論是外觀還是室內,都充滿了一種恢宏而不失藝術張力的空間設計感,尤其是西邊的幾個新展區,功能性非常強。

龔良:我們現在看到的老大殿,是上世紀三○年代由國民政府建造的唯一一座外觀是民國建築、內部是大空間的現代博物館的建築,所以,我們改擴建的思路還是以老大殿為中心。我們希望保存從中山東路到大門、到廣場、到老大殿、再到紫金山這樣一條天際線。我們原來的建築面積只有一萬多坪,現在要在有限的空間裡再增加一萬五千多坪的展示空間,但我們不希望把空間變沒了。現在大家有一個共識,一個好的建築師,考慮的不是房子有多漂亮,而是這個房子圍合的這個空間有漂亮,空間漂亮才是最好的設計。

東方潮:新館此次將乾隆年間製作的藍釉粉彩轉心瓶列為鎮院之寶,之前經歷了怎樣的遴選過程?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