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稅打不到房/證所稅課不到稅 政策政策喊爽的?!

奢侈稅上路滿兩年,從政策一推出喊出的一年一百五十億元的稅收,到了今年財政部公布平均稅收僅四十億元,連三○%都沒達到;證所稅十五日三讀通過,取消八千五百點天險、散戶免徵及交易超過十億元以上的大戶課徵千分之一,對資本市場的回溫,有待持續觀察!

奢侈稅開徵兩年 房價仍降不下來

雙北市房價一路攀升,民怨高漲,財富所得不均是台灣人民的憤怒,二○一○年為了壓制炒房,馬政府祭出奢侈稅,希望能夠緩和民怨,對持有未滿兩年就賣的不動產,加課一○%到一五%的特別稅,開徵兩年來,根據信義房屋不動產企劃研究室資料顯示,台北市奢侈稅前一年移轉棟數從六三一九二棟降到開徵後的四一四八六棟,一至兩年期間移轉棟數則保持在四○○五七棟;新北市開徵前一年從一○八八三五棟,掉到開徵後的六九八五八棟,再至一至兩年期間的七四四一三棟。在房價部分,台北市則是從開徵前一年的一○%漲幅下降到開徵後的三%,在一至兩年期間,又再度漲回九%,新北市則是從一四%降至六%,再漲回九%。

奢侈稅打不到房/證所稅課不到稅 政策政策喊爽的?!
立委曾巨威認為奢侈稅在只修不廢的情況下,若財政部眼光短淺,沒有勇氣發掘問題做根本改善,那奢侈稅最後只會在稅率、時間長短及第五條例外排除來解決民怨。(曾巨威/提供)

從數據來看,人民關心的是奢侈稅對打房究竟有沒有發揮應有的效果?淡江大學教授聶建中表示,「對打房的確有幫助,但是在市場上並沒有完全顯現,」他認為二○○八年遺贈稅調降為一○%之後,陸資回流,造成房地產資金太過活絡,「奢侈稅的開徵能課予投機者重稅,因此需求量減少,市場絕對有被壓縮,雖然還微微漲但已經不太漲,如果沒有奢侈稅的幫忙,房價可能還會衝得更高,」而信義房屋不動產企劃研究室曾敬德也持有相同的看法,他指出奢侈稅實施後交易量明顯下滑,台北市減少幅度將近三成,「在雙北市房價較高的地方還是直接有效的,以目標來看,已經達到以量制價的效果」。

立法委員曾巨威對此現象則表示,政府當時打房的目的是強調短期交易的量,希望藉由壓抑短期炒作交易量,延伸到對價格的壓制。因此中間存在政策判斷的決策關鍵,利用針對「量」產生效果的課稅工具,間接希望產生「價」的抑制效果,「因此在政策判斷上失敗的可能性很高,也造成目前價格抑制效果沒有想像中理想」。

「實際上奢侈稅的開徵就是一個政策上的錯誤!」立委羅淑蕾早在兩年前財政委員會質詢時即指出,奢侈稅不僅課不到富人稅,無法改善貧富懸殊,更沒有辦法壓制到房地產。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也認為,台北豪宅售價並沒有因為奢侈稅的開徵下降,「雖然交易數量減少,並不表示需求也減少,只是利用其他避稅方法規避的結果,應該要打房價而不是交易量。」認為奢侈稅並沒有對打房產生實質效果。

「該漲的部分還是在漲,」羅淑蕾也說,國內知名企業集團老闆坐擁名車、豪宅,其中為數不少登記在公司名下,課徵奢侈稅只是由公司股東平均承擔稅負,對富人根本不痛不癢。而談到對房地產打壓,口袋不夠深的投資客,雖然短期性投資減少,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一些口袋較深的台商,不在乎兩年的期限,對抑制都會區的房價,當然沒有成效。儘管羅淑蕾也認為奢侈稅也許有抑制房價一○%的成效,但是仍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政府不斷制定稅制 卻看不見根本問題

奢侈稅實施兩年,民間產生許多不滿和抱怨,皆發生在如何認定是不是投機的交易。政府雖事先在法條列舉很多排除因素,但實際社會交易型態複雜,兩年實施下來,實務上因為法律規範不夠周詳的爭議,也是民怨主要的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