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英雄:70年經典新編紀念版,從神話學心理學到好萊塢編劇王道

在威脅了食人魔之後,年輕的王子立刻在弓上架了一枝餵上致命毒藥的箭,並且發射出去。箭正中食人魔的黏毛。他一枝接一枝地射出五十枝,所有射出的箭都黏在食人魔的黏毛上。食人魔抖掉所有的箭,讓它們落在他的腳邊,並朝向王子走來。
五刃王子再度威脅食人魔,並拔出劍來,揮出精湛的一劍,那三十三英寸長的劍直接插入食人魔的毛中。接著王子又用矛襲擊食人魔,那矛也立即卡入黏毛裡面。眼見自己的矛也卡住了,他就用一枝棍棒來攻擊,但卻又立刻卡入黏毛裡。
眼見到連棍子都卡住了,他說:「食人魔大王,你以前從未聽過我。我是五刃王子。當我進入這片被你蹂躪的森林時,我依靠的不是弓這一類的武器,我看重的只有我自己。現在我要攻擊你,並將你打成粉屑!」在這樣宣告他的決心後,他大喊一聲,用自己的右手敲擊食人魔,右手就卡在食人魔的毛中。他用左手擊向食人魔,也卡住了。他再用自己的右腳攻擊,又卡住了。他擊出左腳,也卡住不動。他想:「我要用頭來撞擊你,將你搗成粉屑!」他用他的頭撞擊,頭又黏在食人魔的毛上。
五刃王子出擊了五次,牢牢地卡在五個地方,懸吊在食人魔的身上。但是他很勇敢,對這一切並不害怕。至於食人魔則想:「這真是個人中之獅,出生高貴之士——不只是凡人而已!因為他雖然被我這個食人魔逮住了,看起來既沒發抖,也不顫慄!在我一路橫行的日子裡,從沒見過一個可與他匹敵的人。究竟為什麼他不害怕呢?」食人魔不敢吃下王子,他問說:「年輕人,為什麼你不害怕?為什麼你不被死亡的恐懼所嚇?」
「食人魔,為什麼我要害怕呢?人生必然一死。此外,我肚子裡藏有雷球的武器。如果你吃下我,你將不可能消化那武器。它會將你的內臟炸成碎片而殺死你。那樣我們便一起同歸於盡。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害怕的原因!」
各位讀者想必知道五刃王子所指的就是他內在的知識武器。事實上,這位年輕的英雄就是未來佛陀的早期化身。
「這個年輕人說得沒錯,」被死亡恐懼嚇到的食人魔心裡想:「我的胃將無法消化這人中之獅的身體,連一小片血肉都沒辦法,甚至渺小如豆的腎臟也不可能。我將放走他!」他真的放走了五刃王子。未來的佛陀於是對他宣說教義,降服他,使他否定自己過去的一切,然後將他轉化成有資格在森林中接受供養的鬼神。在告誡食人魔行事要戒慎恐懼後,年輕人離開了森林,並在林子口告訴人類他的故事,接著繼續他的旅程。
黏毛兒象徵我們依五種感官附著的世界,它無法被身體的行動驅趕到一旁,只有當未來的佛陀不再被暫有名號和生理特質的五種武器保護,而訴諸那無名無形的第六種武器時,他才會被降服:這就是瞭解超越原則的神聖雷球,它是超越名相的卓絕領域。情勢隨即改變。他不再被困住,而是得到了解脫,因為他現在記憶起自己從來就是自由的。現象界的怪獸力量被驅退了,於是成就了自我的否定。由於自我的否定,他成為神靈——有資格接受供養的鬼神——就像世界本身一樣,當真正被瞭解後,便不被視為終極的,僅是那超越事物的名號和形相而已,但也同時內存於所有的名號和形相中。
根據尼古拉(Nicholas of Cusa, 1401-1464)的描述,遮蔽使凡人無法見到上帝的「樂園之牆」,是由「對立事物的同時呈現」所構成,樂園的大門由「最高的理性精神把守,它阻絕進路直到被克服為止。」成雙的對立(存在與不存在、生與死、美與醜、善與惡,以及其他所有將感官束縛於希望與恐懼,並將身體的行動、防衛和占有行為對立起來的極端)是擊碎旅人的撞擊之岩辛普烈蓋底(Symplegades),但是,「真」英雄就總是能從中穿過,無一例外。這是個全世界熟知的主題。希臘人將它與幽克森海(Euxine Sea)上兩座因風力而相互撞擊的礁岩島聯想在一塊兒;但是自傑森王子駕著阿果號(Argo)從中駛過後,岩石便分開迄今。納瓦荷印地安人傳奇中的雙生子英雄,也從蜘蛛女那兒得到同樣的障礙預警;然而,他們受到小徑花粉這個象徵,以及自活生生太陽鳥身上拔下來的老鷹羽毛的保護,安全地通過了障礙。
就好像從太陽之門冉冉上升的祭品炊煙般,英雄的自我也同樣從塵世之牆解脫了出來——把自我留在黏毛兒的身上,然後繼續前進。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