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限)

<作者簡介>

賈彝倫
賈彝倫,人稱賈大。下港庄腳草地出身,在臺中待了十多年,現北漂蝸居北臺天龍國。原本立志成為臺灣同志情慾文學第一把交椅,但後來發現寫點清水小品,倒也有趣。著有小說《Twins-我和他》(基本書坊)、《迴家/17.34.51》(尖端)、《夜行列車》。

繪者:Pulu
誤入歧途在遊戲業打滾的美術,
真正的筆名是暴露狂先生。

★內文試閱:

楔子
「你那麼有氣質,我以為你家是住天母耶。」常有人這麼對我說。
「我那麼普通,哪有什麼氣質?還有,我家不住天母,我家住在『裡頭社』。」我說。
「咦,裡頭社,那是哪裡?我怎麼都沒聽過?」

沒聽過是正常的。
裡頭社,是個名不見經傳的超級小地方,甚至連google地圖上都查不到。
要介紹我們裡頭社,就要從那條長得要命的延平北路說起。延平北路真的很長,一共分成十段。
「延平北路不是只有九段嗎?哪來十段?」
真的啦!延平北路真的有十段,只是你們都不知道而已。
延平北路七段是社子島,很多人只聽過這個地方,卻不知道她在哪裡,更從來沒去過。社子島是個島嗎?以前有條叫番仔溝的河道,分開社子和士林市街,所以社子地區可以算是個島。後來番仔溝被填平了,在上頭建造起高速公路。人類用工程的力量把島嶼與陸地相連,卻也用工程的力量,弄出另一個與世隔絕的島嶼。
公元一九六四年,士林一帶的堤防完工,堤防內的社子地區至此不再受到洪患的影響,但堤防外的「社子島」卻從此成了防洪區域。嘿!社子島住著成千上萬人耶!那個時候的政府哪管你社子島人的死活?社子島人的生命財產家園,全為了大臺北的防洪犧牲了。幾十年來,法律就像孫悟空的緊箍咒,完全限制社子島的開發。
時光飛逝,防洪治水的工程日益進步,大臺北已不再經常淹水,社子島也不需要再做為洪氾區了。社子島能開發了吧?當然能開發,不過一談到開發利益,人們又擺不平了。
雖然社子島開發的議題吵翻了天,但在我們裡頭社,時間仍像靜止一般,人們依舊住著又老又破的房子,過著看似平靜卻有些暗潮洶湧的日子。對臺北人而言,社子島是臺北最後一塊未開發的淨土,許多自命清高的人希望能保留社子島的現狀,要她成為臺北城的「後花園」。這些從沒在社子島生活過的人完全錯了,社子島根本就不是什麼淨土,也不是花園,社子島上遍佈著違章工廠,還有許多莫名其妙的廢棄物,從其他地方偷偷運來,直接掩埋在土壤裡;社子島的房子無法改建,破舊到難以想像。當然,社子島更沒有下水道,廢水隨意放流,臭氣沖天。
社子島的生活機能的確很糟,不過對我們李姓一家而言,這個地方就是家鄉,我們無力搬遷,只能繼續在這裡賴活著,寫下一頁頁的家族歷史。
回到延平北路。延平北路八段過了主祀遇難海神的威靈廟後變為九段,九段途經過台北海洋技術學院,它的前身是中國海專。最後延平北路到了公車總站,人們可以在島頭公園看到基隆河與淡水河匯流。
對啊!就九段嘛!哪來十段。
不騙你,公車站和島頭公園中間有條小路,那就是延平北路十段。
延著這條路一直進去,就會看到我們裡頭社了。
裡頭社,是社子島的裡頭,沒有人知道的名字,她猶如鬼魅般存在。我們李家人,就住在這裡。

第一部 李姓人家
第一章:情人節的巧克力風波

今天是情人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