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暴雨的乖孩子,以為不用操心的大人:諮商室裡的16個真實故事,療癒青少年的煩惱與傷痕,重建身心健康與快樂

最近一段時間,雯雯像是變了一個人,以前那麼愛念書,現在不但不來上學,在家裡也不碰書本。家裡有電腦,但是不能上網,因為怕她分心。開學後她想把網路連上,父母當然不能同意,於是她就看電視,什麼節目都看。把電視關掉她也不說什麼,就去睡覺,或者看雜誌閒書,反正一點正事都不做。好好談不管用,批評指責甚至罵她都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有時候父母氣得真想揍她一頓。父母沒轍了,媽媽哭著求她來上學,也是無動於衷。這孩子好像中邪了,好好的忽然變成這個樣子。說著說著,雯雯的媽媽又是泣不成聲。

2. 班導的困惑
從媽媽那裡瞭解到,雯雯對高中新的班級和老師非常滿意,軍訓那陣子看著她心情滿好。開學初的家長會媽媽和班導交流,老師還說雯雯很適應新團體,雖然不太活躍但是認真踏實,大家都很喜歡她。
雯雯究竟為什麼不來上學,媽媽無法提供更有價值的訊息,必須要見到孩子才能瞭解真相。但是就當時情況看,雯雯不會聽從媽媽的安排來學校接受心理輔導,也許透過班導能邀請到她。我對雯雯的媽媽說了自己的想法,需要她和班導坦誠溝通,孩子的問題用躲和藏的方法應對並不明智,一定要先面對問題,才可能解決問題。
媽媽雖然還是心存疑慮,但是孩子一直不來上學實在是難以承受,於是同意跟班導講明實情,請求幫助。如果班導也無法幫助孩子解開心結,就會建議她接受心理輔導,這是學校幫助遇到問題的孩子的常規程序,班導都很有經驗,學校也不會因為雯雯沒來上學而批評處分孩子,所以不必擔心。
大概一個星期之後,班導找到我,說瞭解了雯雯的情況後,打電話給孩子做觀念教育,結果她來了兩天又不來了。班導去家訪,感覺到雯雯的家庭氣氛特別壓抑,爸爸表情很陰鬱,不怎麼說話,媽媽話比較多,沒說幾句話就開始哭。雯雯不像在學校時那麼平靜,顯得特別不耐煩。問她為什麼不能上學,只說爸爸媽媽管得太多了,很討厭,所以不想上學。班導建議雯雯的父母試著改變對孩子的態度,不再說教和責備,順著她的性子,儘量滿足孩子的要求,以此來緩和氣氛,看看如何。結果也沒好幾天,雯雯連月考都沒參加。
班導感到困惑,雯雯在學校的表現一直滿好,雖然有些內向,但是與老師同學相處得都不錯,從課堂反應和作業來看都滿正常,不來上學應該是家庭問題,但是具體原因始終不得而知。這期間班導又找她談過兩次,道理講了一大堆,孩子總是安靜地聽著,但是沒有發揮作用,找不到問題的癥結,看來還是得接受心理輔導。班導建議雯雯來找我談談,幸好孩子沒拒絕,於是趕緊預約輔導時間。

3. 她的憤怒
雯雯很準時地走進輔導室。她身材高挑,氣質很好,馬尾辮一絲不亂,帶著窄框眼鏡,打招呼的語氣禮貌而疏離,面容顯得憔悴,可以感受到她的焦慮和疲倦。
我微笑著說:「雯雯,很高興見到你。」
她不置可否,敷衍著點了下頭,自己選了靠窗的沙發坐下,四處巡視,神情淡然。這孩子最近沒少被約談,肯來見我多半是出於習慣執行指令,有抗拒和排斥的情緒都很正常。
「上高中一個多月啦,你過得怎麼樣,心情好嗎?」我問她。
她歪過頭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充滿莫名其妙,短短嘆口氣,沒說話,眼神轉向窗外。
「那就是不太好嘍!聽說你十幾天沒來上學,是哪裡不舒服嗎?」我的語言充滿關切,語氣比較輕鬆。這孩子很習慣控制情緒,要激她一下。
她果然有些不滿,鼻子裡哼了一下,明顯沒好氣,停頓了一會兒,轉過頭發現我依然認真地看著她,等待她回答,便皺了皺眉,說:「我媽媽不是都說了嗎?您怎麼會不知道!」語氣很不友善。雯雯知道媽媽來找過我,這點很好,看來媽媽接受建議,沒有再刻意隱瞞。
「你媽媽是來找過我,班導也來過,都是因為你不上學,又無法幫助你,很擔憂。而具體是怎麼回事,我更想知道你自己的想法。」開誠佈公地說明情況,反而可以降低她內心的阻抗,她的神色有緩和,但是語氣依然冰冷,說:「我沒有生病,不來上學也不念書,看電視、看閒書、睡大覺,當然過得很舒服。」
我輕輕搖搖頭,說:「雯雯,你從頭到腳都在說,自己一點都不舒服。」
她的眼神終於落了下來:「您怎麼知道我的感受?!」語氣中有不滿和挑釁。
我向她解釋看法何來。從瞭解到的資訊完全能夠確定雯雯一直是個做事認真、勤奮好勝的孩子,不僅僅是媽媽的介紹,還有班導提到她只要來到學校就會很認真地聽課和寫作業這個細節。而且從客觀規律上講,無論遇到什麼情況,一個人固有的基本態度和習慣並不容易改變,對於一個原本重視學業的孩子來說,這麼長時間不上學一定有原因,而且自己也會很著急、很難過,甚至很痛苦。甚至可以猜想,在家裡只是當著家人的面時不念書,自己一個人待著的時候一定會念書。
雯雯一副「你怎麼會知道」的驚異表情,很可愛。轉而皺起眉頭,煩惱和憤怒糾結在一起,鬥爭了一會兒,一字一頓地說:「老師您分析得對,我不是不愛念書,不上學是因為不想讓媽媽得逞!」聲音不大,但是語氣惡狠狠的,小女孩徹底暴露出自己的真實情緒。
「不上學是不讓媽媽如願嗎?」停頓了一會兒,我問道。
雯雯皺著眉頭,眼神陰鬱,聲調和語速都突然提升,連珠炮一樣地說:「這幾天來有很多人和我談話,都說父母一片苦心要感恩什麼的,好像我不上學很沒有良心。其實媽媽給的根本不是什麼恩情!媽媽太虛偽了,老是以愛我的名義給我套上枷鎖,說自己付出很多只是為了我將來如何,其實是她只愛考試成績,愛面子,而其他一切,包括我在內都沒有意義,既然這樣,那我就偏不念書了!」小女孩身體繃得緊緊的,憤怒又傷心。
雯雯的臉氣得發紅,眼中有淚,倔強地不肯讓淚水流出來。我遞衛生紙過去,說道:「不想讓媽媽得逞的意思,是不是覺得媽媽不愛自己只愛分數?想透過不上學懲罰媽媽?媽媽一定是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情才讓你如此傷心。」她的眼淚終於掉落下來,沒有哭泣的聲音,只有淚珠不停滑落。每當看到這樣哭的孩子我就心疼不已,小小年紀該是多難過、多壓抑啊。我輕輕拍拍她的肩,不停遞衛生紙,等著她慢慢平復。
感覺到真正被理解的孩子,宣洩之後終於可以放鬆下來。她深深嘆了口氣,想說什麼又不知道從何說起。我問她:「是不是找不到太大的事情?」她點點頭。我告訴雯雯,很多煩惱其實並不一定是多大的事情引發的,尤其是家庭生活中,小的不開心累積起來也有很大的破壞力,可以從自己記得的第一個不開心說起,要把所有不開心的事情都一件件講完。
這樣引導著,雯雯開始回憶從前的種種,無外乎是成長中的小生命需要陽光時得到的是雨水,需要雨水時得到的是曝曬,導致小小的花朵在成長的過程中毛刺漸生。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