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的職業操守(下)

祁洛郢和孟卻白一邊閒聊一邊上妝,西裝外套在進屋時就脫了,所以只要穿襯衫、西褲就好,換好衣服他們就到林予澄的臥房集合。
何導準備講戲,他知道今天這場戲兩人的壓力大,習慣性先說兩句精神鼓勵,希望能緩解演員緊繃的情緒,「你們別緊張,兩個大男人你有的他也有,沒有誰占誰便宜。」
孟卻白站姿挺拔,靜靜看著何導,像是溫順聽話的好學生,不過那微微揚起的眉峰似乎透露出一絲不贊同的意味。
祁洛郢就沒那麼安分了,近三個月的相處,彼此熟悉後,膽子也大了,他狡黠一笑,「何導,那你站著不動讓我摸一把,然後你再摸回來如何?這樣我們都沒占對方便宜。」
何導也是有人生閱歷的人了,什麼玩笑不能應付?只見他笑笑地反擊,「等我們一起演床戲再說吧。」
祁洛郢不甘示弱,點頭應下,「好啊,能和何導演對手戲是我的榮幸。」
「別鬧了,這種電影沒有金主想投資。」何平毫不猶豫地拒絕,他和祁洛郢一起演床戲能看嗎?他輕咳一聲,正色道,「今天是最後一場戲,接著昨天那場……」
祁洛郢收起散漫不經的態度,和孟卻白一樣專注聽著何導說話,
「這一幕為劇情的高潮,是兩人確定心意後的第一次肉體結合,簡直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聞言,祁洛郢忍不住笑出來,何導見狀不以為忤,連忙抓緊機會教育一番,「雖然這個形容老套了點,但是生動、貼切。」
「好,我今天就演乾柴,剩下的交給烈火了。」祁洛郢開玩笑地朝孟卻白拋了個媚眼,一旁的工作人員見狀都笑了。
祁洛郢在何導表示床戲要好好拍後就頻繁地做心理建設,作為一個專業演員不能把主觀意識代入,無論體位是Top或Botton都只是角色的一部分,不該覺得羞恥或有好惡的區別。
同時,他也看了一些影片惡補相關知識,避免正式拍攝時動作和表現與現實背離。
祁洛郢後來想通了,當被動方也有好處,主動權交給孟卻白,他只需要配合就好,不用抱著一個人走路甚至轉圈,這是他以前和女明星拍戲時體驗不到的。
孟卻白還沒回應祁洛郢的調侃,何導就有意見了,「不行,你要勾引他。」
儘管何導一身文青氣息,但在片場為了快速且有效地溝通,他說話非常直白。
祁洛郢原本輕鬆的表情瞬間崩塌,「我主動?」
「我不是指行為上的主動,而是你要傳達出接受對方的意願,用眼神、肢體含蓄又直接地表達,懂嗎?」
不懂!
何導你知道含蓄和直接是反義詞嗎?
祁洛郢忍住吐槽的衝動,臉上掛著笑,「何導可以示範嗎?」
「不可以。」何平立刻果斷拒絕,他說戲很在行,具體的表演還真不會。
這個發展和祁洛郢的預想有出入,他的演員生涯中還沒試過在床上勾引同性,因而不自覺咕噥,「我沒勾引過男人啊。」
他的聲音不大,剛好夠身邊的孟卻白和何導聽見。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