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的圓夢之旅

和「杜爾伯特部」游牧民族,一起春季遷徙

蒙古的圓夢之旅
圖說:●遷徙大軍開始移動時,我用空拍機跟隨拍攝。當羊群聚集不動時,畫面看似凝結了,羊群移動時則流暢似如歌的行板,這超乎想像的美,讓我心激動澎湃

那天,我在網路上看到一段二○一八年英國廣播公司(BBC)製作的影片,報導一位英國人Timothy參與蒙古游牧民族的春季遷徙過程。那個時節的氣溫經常在攝氏零下三十度以下,游牧民族在如此嚴酷的環境下,攜家帶眷包括他們飼養的牲口及全部家當舉家移動,BBC全程記錄。看完這段影片,讓我感動又心動,希望有機會也能體驗這樣的過程,因此立刻用這位英國人的名字做為關鍵字上網搜尋,找到他的網站後Email給他,希望他能夠指引我如何前往。然而連續發了幾封Email都沒得到回應。隨後,我在網路上用相關的關鍵字搜尋,找到一位攝影家的工作室,他是基於興趣想邀集同好前往,不過整體後勤支援的作業還不夠成熟,二○一九年只邀約五個人,他要我等明年再看看。但是我不死心,繼續在網路上搜尋,就在幾乎要放棄的同時,居然搜尋到一個網站,這是一家位在蒙古西部的小旅行社,因地利之便可以安排與蒙古的游牧民族家庭一同春季遷徙,也可安排和馴鷹獵人一同前往山上打獵、參加當地的金鷹節慶。皇天不負苦心人,真的讓我如願成行。
二○一九年三月十號,我從臺灣搭機,經過韓國仁川轉機,前往蒙古首都烏蘭巴托。在烏蘭巴托住一晚,隔天搭機前往蒙古西部Bayan-Ulgii省的首府烏爾基(Ulgii)。

蒙古地廣人稀,基礎建設普遍不足
早上搭乘匈奴航空(Hunnu Air)班機前往Ulgii。匈奴航空機尾的圓形Logo含「金鷹」和「騎馬勇士」之民族意象,烏蘭巴托機場安檢很嚴格,前一位旅客通過金屬偵測門且拿了自己的手提行李後,才輪到下一位旅客。蒙古地域面積有一百五十六萬四千平方公里,是臺灣的四十三倍大,人口只有三百萬人,地廣人稀,基礎建設普遍不足,位處西部邊陲的Ulgii受到的關愛更是不多。
在入境大廳外接機的是當地旅行社代表巴努(Banu),英文很標準,原來她在從事旅遊業之前是英文老師。離開機場後,直到進入鎮上主要街道才有柏油路,整個城鎮沒有紅綠燈。我們先前往旅行社的辦公室,這家旅行社的樓下有餐廳,樓上做旅館,從行程安排到住宿業務全部包辦。

前往烏蘭貢和牧民會合
我們離開Ulgii後,便前往烏蘭貢(Ulaangom)和牧民Gana先生會合,他隸屬於蒙古四大部之一的「杜爾伯特部」(Dörbet)。此段路程約三百公里,走在地勢險峻的山路上幾乎沒有人煙,只偶爾看到敖包(Oboo)和遠山牧民帶著畜養的羊群。這些敖包由石頭堆放而成,源自蒙古人對薩滿教的崇拜祭祀,也有做為地標之作用,一般都是在地形較為險峻的地方用來祈求平安,常常是有人堆放了以後,後來再路過的人就會繼續添加,所以就會愈放愈多、愈堆愈大。這天看到的敖包都不大,可能是剛剛才堆放的,也可能是從這邊經過的人不多。
抵達Hotgor小鎮時剛好中午。這個小鎮因為附近的Urhai礦坑而發展起來,我們在這裏午餐,由司機向住在當地的親戚商借廚房,由隨行廚娘烹煮午餐。午餐是羊肉炒麵,廚娘將麵條蒸熟了以後再下去和牛肉拌炒,和我們慣常將麵下水煮過不同,吃起來頗有嚼勁。
這戶人家的屋頂都是牛糞,我看到主人隨手撿拾牛糞後就丟到屋頂上,等曬乾以後做為燃料。
進入Ulaangom地界後,看過去一片白茫茫,聽巴努說我們車子行走的道路旁邊是蒙古最大的鹹水湖─烏布蘇湖(Uvs Lake),但因為整個湖面結冰還被大雪覆蓋,所以根本分不出來。進入市區以後看到很多住家都是用木頭圍欄做為外牆,裏面再搭建數個蒙古包。
經過七小時車程終於抵達Gana先生的家,木製的圍欄裏有三個蒙古包,廁所設在戶外,就地挖一個深坑,外面用木板搭建而成。因為山上不一定有乾淨的水源,因此在前往冬天營地以前,司機先提著水桶到附近的加水站買水,每公升水的費用大約是二十元蒙古圖格里克,大約是新臺幣零點三五元。

摸黑抵達山區的冬天營地
我們在下午五點五十分離開Gana先生的家,預估一個半小時到達位於Turgen山區的冬天營地(Winter Camp)。進入山區後天色漸漸昏暗,對方向感是個非常大的考驗,尤其山區道路崎嶇不平,車燈照到的地方都布滿了石頭,即使四輪傳動車也要非常有技巧才能勉強通過。我們延誤了將近一個半小時,在晚上九點才看到遠處微弱的燈光,終於抵達冬天營地,心裏有種如釋重擔的感覺。此時所有人都已飢腸轆轆,大家通力合作在準備好的蒙古包內將行軍床張開,簡單用過晚餐後便倒頭就睡。
該晚入住的蒙古包是Gana先生的弟弟Altansuh的。游牧人家的生活沒有一刻得閒,隔天一早就在羊圈附近看到牧民忙著抓羊,因為別家的羊混到他們家的羊群裏了。巴努告訴我們,Altansuh先生的兒子會把犛牛和馬群從山裏帶回來,當我們爬到對面的小山丘觀看時,馬群已經回到冬天營地了。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