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稅打不到房/證所稅課不到稅 政策政策喊爽的?!


兩年後政府要檢討,財政部喊出只修不廢,但若只是開始找出所有民怨,繼續增加排除因素,不做根本思考,那都只是膚淺形式的改革。曾巨威認為,應該要思考的是,是否能根本上改善民怨,這個答案他認為直接解決的方式是:「有賺錢才課稅!」即使奢侈稅不廢掉,在課稅方式也應該做根本上的調整,改成利得課稅。

「若是根本問題沒有解決,只是制定奢侈稅,其實也課徵不到稅,怎麼修都不會有用!」羅淑蕾也說道,奢侈稅只是一個名字,沒有產生實質的效果,且表示若真心要解決貧富差距惡化的問題,就不能迴避「對高所得者課稅」,更進一步指出,要改善台灣所得分配,非得觸及所得稅、資本利得稅與遺贈稅等直接稅,「不碰直接稅,而想改善所得分配,那是緣木求魚」!

林向愷也同樣指出,奢侈稅不僅不可能成為政府主要的稅收,也解決不了薪資所得階層在台北買不起房子的問題,更化解不了現在的民怨!人民買不起房子的根本原因是薪水不漲、房價太貴,不是因為奢侈稅就能解決台灣所得差距的問題。

大部分年輕人仍然買不起台北的房子,根據內政部營建署最新公布的第一季住宅需求動向調查結果顯示,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為十三‧五倍,也就是要不吃不喝十三‧五年,才能在台北市買房。

要解決房地產市場的問題,政府應提出根本解決的政策「比如廣蓋社會住宅,舒緩市場供需的問題,」羅淑蕾說,曾敬德也同樣認為,「可以從增加供給、疏導國內資金往其他投資管道移動等方式抑制房價,」稅制應該只是其中一個手段,不應該為了一個政策就設立一個新的稅制,配套方式才是根本解決之道。

那我們會疑問,既然都知道如何解決房地產問題,那政府為何不從源頭根本做起?曾巨威即表示:「所有稅制改革都是政治問題,在台灣改革稅制概念裡面,大家都知道不動產問題在哪卻不敢碰。但民怨之所在,政治人物只有在選舉的時候會承諾選民針對不動產合理改革。他認為,「若能借用奢侈稅的殼,達到對不動產資本利得課稅不合理的改善,撞擊長久以來不敢碰的問題,或許是一個好的機會,」但他也提到執行這個概念上會遭遇到極大的困難,會對台灣現行稅制上產生很大衝擊,這中間很多問題需要財政部用更開闊的心胸和前瞻性的想法,做根本改善才有可能一步步克服。

【完整內容請見《卓越》月刊2013年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