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心,就讓植物來療癒:劍橋出身的心理師帶你以自然與園藝,穩定內在、修復創傷

二是「沒有很難」。
書中有一段描述是這樣的:
……花園裡有一塊新整理的花圃,主要是艾迪負責照顧,那塊地的土原本很密、很硬,他花了不少勞力才讓土地變成可以栽種植物的狀態,而這種勞動很適合排出人們心中的憤怒與懊惱。艾迪正在解釋自己多麼喜歡那種感覺時,突然停下腳步,往某個方向一指。「就是它,」他激動地說,「那邊的小花圃,那是我做的!」艾迪的話語道盡了他對自己作品的認同感,彷彿在改變那塊土地的同時,他也把自己從荒地撿了回來……
這真是太有意思了!當我們投入心力去照顧一個菜園或種植一個作物,因為我們用了心、投入了時間,所以,這個小小的菜園和這個作物,一天一天成為我們自我認同的一部分!於是,當作物長得很好,我們竟然也跟著清脆芬芳。
跟大自然合作愉快
關於種植是一件「沒有很難」的事,有一個很有趣的原因是:植物的種子有一份自然的趨勢想要生長、想要發芽、想要開花結果。於是,照顧植物的我們,只要投入一半的力氣,就可以一起享受植物生長發芽生根、修復,甚至重生的快樂。
相對於同樣可以帶來心理昇華療癒的創意活動,像是繪畫或音樂,種植的難度似乎比較低。我自己四十六歲開始學習吉他,充分感受到學習一種樂器到熟練,而能夠享受音樂創作,難度真的挺高。
而種植的時候,我們負責一半,太陽空氣和水還有種子本身負責了另外一半。因為只要負責一半,於是沒有那麼難;因為沒有那麼難,於是更有可能讓處在憂鬱創傷或被悲傷籠罩的生命,得以真的行動,真的感覺到大自然的照顧和美麗的牽引。
二○二一年的春天,年過半百的我讀著這本好書,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像個小男孩似地,有了一個新的夢想……說不定有一天在工作坊結束的時候,一個一個成員帶著微笑手裡捧著一個小盆栽,那是自己的手挖過的培養土均勻混合了田土,帶著手感溫度守護擁抱的植株,可能是綠綠的糯米椒幼苗,可能是看起來很健壯的百香果小樹,也可能是生命力非常旺盛的野生小番茄……
能做夢,好像已經是幸福。
真心祝福那種植的神奇的快樂偷偷地遇見了你。(本文作者為每天務農三小時的諮商輔導博士)

在自然的擁抱裡,練習接納最初的自己/海苔熊
我自己最近一次和自然相遇,是在某次 UC Berkeley 某個地鐵站旁邊的野莓園,說是野莓園,但不過也就是一整排、長著各種不同莓果的小樹叢而已。我和那時的夥伴,從我們住的那個 Airbnb 民宿的倉庫裡面找到小竹籃,用雜草編成很像辮子的形狀,然後把它綁在竹籃上面,兩個人像極了小紅帽要去看奶奶一樣,帶著興奮雀躍的心情去採莓果。加州的陽光十分燦爛,灑在這些暗紅色、黑色、還有正在成熟當中的青綠色莓果上面,每一顆看起來都相當美味動人。

我們拙劣地伸出手去採摘這些果子,結果不小心被滿是尖刺的花莖給刺傷了手指,霎時間手上鮮紅的液體不曉得是血液還是莓果的汁液,有趣的是我們一行人並沒有因此而感到疼痛,反而是坐在灌木叢旁邊的草地上,沐浴著陽光大聲哈哈笑了起來。在整趟旅程當中,我們還去了好多地方,包含西岸的海灘、廢棄已經長出很多苔蘚的海水浴場、在深山裡面有著濃厚芬多精的天文臺、當然還有去造訪岩石與光影的魔法師─大峽谷和羚羊峽谷,那是我最近幾年記憶裡面最色彩繽紛的時光。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我幾乎忘記去美國之前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自己被繁重的工作,和胸口無法呼吸的那種壓力給悶得喘不過氣來。一趟加州自然環境之行,卻意外地讓我走到邊緣瀕臨崩潰的人生,有一種重新充電的感覺。
半年以後我們回臺灣去參加了心理治療年會,才發現原來靠近大地母親,有如此強大的療癒效果。我記得當時有個主題是關於森林療癒和園藝治療,園藝治療師邀請我們嗅聞花朵、用手觸碰松果上的紋路、帶我們實際到森林裡面走一趟,聆聽腳掌踩踏落葉碎裂的聲音,感受溪水從心靈之間的空隙流過,甚至彎下腰來讓泥土穿過手指之間,讓土地的氣味在你的掌心擴散開來,張開雙臂擁抱幾乎和你身體一樣粗壯的樹幹。我想起當初在 UC Berkeley 待的那段經歷,原來大自然離我們很近,只是我們選擇用現代的生活方式把自然和自己區隔得很遠。
大自然的療癒因子
為什麼會有這種神奇的效果呢?書裡面提到憂鬱的心理機制,其實一部分是來自於,大腦會為了尋求「事情的原因」不斷地循環思考、甚至強迫自己在某一些想法裡面繞圈圈,深陷其中,就像掉入了情緒的黑洞,以為越努力去想就會找到解答,可是卻沒想到這樣的過程把自己困在漩渦當中。心理學給這過程一個名稱:「反芻行為」(rumination),透過反覆思索事情發生的原因,來讓不開心的自己心情更為低落。如果你有這種經驗,就會發現有些時候跟朋友講好像也沒什麼用、有些時候靠自己努力去思索,也只會越陷越深,當你嘗試過書上所說的傾訴、書寫、甚至是各種轉移注意力的方法都沒有太大效果的時候,走進大自然可能是另外一種選擇。
就像書裡喪親的當事人、藥物酒 精上癮的監獄囚犯、甚至是對人生失去動力和目標的個案,都可能因為動手開始種植植物、操作務農、或只是讓自己浸泡在自然的環境當中,症狀就可以減緩許多。綜觀整本書,自然界的植物之所以能夠帶來療癒的效果,大概有幾個療效的因子:
‧拼湊生命碎片:對於失去至親的人、歷經重大創傷的患者,生命就像是摔到地上破碎一樣,需要一種「擁抱」,把這些破碎的部分拼湊起來。而大自然剛好可以提供一種無條件的擁抱。
‧提供安全依附的關係:在依附理論(書裡面有提到)當中,一個安全、可以依靠、並且接納你、無條件愛你的母親,經常是療癒的開始,而大自然就是一個「夠好的母親」。就像我們常用「大地母親」來隱喻土地給我們的滋養和溫暖。
‧活化大腦前額葉皮質:根據「注意恢復理論」(Attention Restoration),當我們過度進行認知處理,大腦會感覺到「注意力疲勞」,可能就會開始分心。接觸自然的時候,就可以調節大腦的疲勞,後續工作和學習的效率也會增加。
‧調節自己「可被看見」和「不可被看見」的部分:根據「棲息地理論」(habitat theory),人類是很特別的動物,希望被看見、被理解,但有些時候又需要自己的空間。當你幫自己打造一個花園,有些地方有小小的土牆、有的位置蓋了一間花園裡的僻靜小屋,還有一些地方種植了參天的大樹、及腰的水草,當你進入這座花園,可以選擇一部分的你被看見,也有一部分的你可以隱藏在這些「蔽體」之後。這就像人生有些時候需要「明顯」地展現,但有些時候你又希望能夠「安穩」地躲藏。
‧投入產生的忘我感覺:作者指出,當我們進入忘我的心流狀態時,大腦前額葉皮質的活動會放慢,這種現象被稱為「暫時性次額葉」(transient hypofrontality),此時我們比較不會批判自己,尤其是對憂鬱與焦慮症的患者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療癒機轉,因為只要他們連接額葉與杏仁核的自我監督迴路運作減少一些,自我責備也會少一點。
擁抱綠意,告別情緒的黑洞
整體來說,這是一本可以讓你整個大腦都浸泡在裡面的書。
有豐富的故事、歷史知識、心理學、腦神經科學,還有作者自己童年成長的經驗,隨著這本書的節奏,你可以穿越實驗室、戰場、監獄、廢棄的街道與茂盛的叢林,但所有的場景都在告訴你同樣的一件事:大自然對你有療效,你所居住的環境,你身邊的人事物,你所碰觸的一草一木甚至是土地裡面的細菌,都可能對你的身體和大腦產生影響,讓你從憂鬱、憤怒、焦慮、創傷還有無法逃脫的情緒黑洞當中,慢慢地找到一種自在,與內心和諧地手牽手活下來。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