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一日無解 核安一日不存

作者:彭瑞祥(環境資訊中心主任)

台電在春假過年前悄悄招標「核一、核二廠用過核子燃料小規模國外再處理服務案」,預算高達112.57億元;過年後又出現燃料束把手鬆脫事件的消息,且是在事件發生近2個月後才告知公眾;自始至今,如同公民團體所指責的,台電核電廠運作與核廢料處理,仍脫不出隱匿資訊和黑箱作業的陰影。


核廢一日無解 核安一日不存


這篇先來談核廢料吧。首先,光是「核廢料再處理」這種事,台電都可以單純以「再利用、資源回收」的話術,而不願光明正大告知完整資訊,把所謂「再處理」背後隱藏龐大財務成本與社會風險充分揭露;不免令人質疑台電不只是黑箱作業,更嚴重的癥結其實信心不足,先求把核廢料運出境外再說的心態。

什麼是「用過燃料棒再處理」?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在過年前已經發布聲明詳加解說,所謂的鉅額財務成本,就是在這邊:花了上百億的金額,仍舊消不了災:「簡單來說,就是將用過的高階燃料棒送到國外(台電現在所定的是法國)再處理工廠,從這些用過核燃料中,分離出可再利用的鈾、鈽元素,轉賣出去作為新的核燃料,過程中產生的分裂產物和剩餘的高階放射性廢棄物,則需運回台灣,在台灣做最終處置。台電一直想誤導社會大眾這是處理核廢料的高科技,事實上,再處理技術的核心目的,只是製造新的核燃料,擴大核能的使用,而非讓核廢料『消失』或是妥適、無害地永久處置,一樣要面對最終處置選址與興建的難題。」

至於社會風險,其中一層是「用過核燃料再處理」的過程,其實就是製造MOX核燃料(PuO2氧化鈽、UO2氧化鈾的混合燃料),目前以英國塞拉菲爾德(Sellafield)核廢料再處理園區與法國AREVA核電集團的商業化商生產最具規模。然而,以英國謝拉菲爾德園區來說,該園區曾有多次輻射外洩事故的紀錄,更因將不存在於自然界的放射性鍀排入海中而遇到極大的反對聲浪,至今爭議未解。

至於法國AREVA的MOX事業更長期遭到綠色和平抵制,其反對最大的原因,在於核廢料長途運輸所隱藏的安全風險。特別是跨國運送,除了由規避禁制有毒廢棄物跨境轉移的巴賽爾公約(Basel Convention)的問題,最大的疑慮是其原料均有轉為武器級鈽的潛力,而成為恐怖分子覬覦的目標,但目前用於運輸的容器和工具,其安全強度無法承受恐怖分子的武裝攻擊──乃至於其他重大意外事故。

事實上,美國從1995年起著手規畫的永久核廢貯存場「育加山」(Yucca Mountain,位於內華達州),興建過程中引起最大的爭議問題之一,便是如何將全美各地核電廠產出的核廢,安全的運輸至貯存場?尤其是如何防範武裝份子劫奪與意外事故導致的核原料外洩風險。

綠盟的聲明中也有對MOX爭議提及相關的安全警告,「除了再處理過程可能造成輻射污染的機率增加,國際上許多核能管制機構也已警告,萃取出可用的鈽和鈾燃料讓再處理廠轉賣其他買家(但台電已坦承與所支出成本相比,轉賣收入極低,幾乎可用「殘值」來形容),也將造成核武擴散的風險大增。」

在現代民主化國家,任何政策處理方案都應朝向資訊充分公開與透明,以及盡可能納入權益關係人的方向努力,但在核廢處理政策方面,處了最終處理場址選址所涉及的政治敏感性之外,核廢料問題與民主制度最大的矛盾,就在於相關資訊與設施所涉及的安全問題──而這樣的悖論從現有制度和公民參與機制來看,幾乎找不到可行的模式。

如果說,在技術上,永久貯存的技術上尚未能實現(可參考綠盟徐詩雅另篇關於北歐經驗的考察,〈還在等「五個YES」的瑞典最終處置場〉);而在制度上,現代民主治理機制也難以處理核廢料處理課題。那麼,我們還有什麼權利使用核電,並宣稱核電是安全的呢?當前這世代既享受了核能的成果,卻無能處理這個世代產出的高風險的毒性放射性廢棄物──這是我們這一代的失職與失責,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唯一的第一步,就是先正視核廢料的存在就是高風險的本質,停止再繼續產出核廢料吧。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