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裝造夢家:向人類飛行的邊界出發

「鳥兒高飛,你知道我的感受;豔陽高照,你懂得我的想法;微風吹過,我有著全新的體驗。」這段美國已故爵士歌手妮娜·西蒙在《Feeling Good(感覺很棒)》中吟唱的歌詞,用來形容翼裝飛行運動員的生涯再合適不過。

2023年12月下旬,雲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怒江大峽谷上空,中國「飛人」盛廣強、楊晟從距地面3000米的直升機跳出,以近200公里的時速在空中飛馳。怒江兩岸的觀眾驚呼甫定,兩個紅色的身影已從打鷹山兩座山峰的鞍部閃電般穿過。

翼裝造夢家:向人類飛行的邊界出發
新華社圖片,運動員在高空翼裝飛行中。


平穩降落在江心島後,兩人擊掌相慶,像是兩只自由的鳥兒祝賀彼此平安歸巢。

「接風」時刻

身著翼裝飛行服和降落傘,從飛機、高樓、高塔、大橋或是懸崖上跳下,借助翼膜結構,可以實現近似鳥類的滑翔——現代翼裝飛行運動在20世紀90年代誕生,由極限跳傘運動演變而來。

高空翼裝飛行中,飛行者身攜主傘和副傘兩個降落傘,預備著陸時,打開降落傘的高度在1000米左右。而在低空翼裝飛行中,飛行者只使用一個降落傘,開傘高度可低至離地150米。全世界的低空翼裝職業選手只有五六百人,中國有不到10人。

「玩低空翼裝,接到風那一刻是最自由的。」31歲的楊晟這樣形容飛行的感覺。他是前八一跳傘隊隊員,也是中國最年輕的低空翼裝飛行運動員。

楊晟說,站在高樓或懸崖上是沒有風的,起跳後先是自由落體,讓風灌到翼裝裏,翼裝充氣之後,會像飛機機翼一樣產生升力,業內把這種感覺叫作「接風」。

「感覺到風之後,腦子裏就沒有太多想的東西了,只是在享受飛行的過程。」他說,「從石門間、峽谷裏穿過的時候,你會邊飛邊興奮地叫出來。」

大陸翼裝飛行「第一人」徐凱今年51歲。2005年,他學會了跳傘,也是那一年,他的教練去國外比賽帶回了一張光碟,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翼裝飛行的錄影。

「在那個年代,我們都覺得中國不會有人去做這樣的事。」徐凱回憶說。

2011年,美國人傑布·科裏斯成功挑戰人類飛行極限,翼裝穿越湖南張家界天門洞,這讓徐凱覺得翼裝飛行一下就來到了身邊。

2012年,徐凱開始到美國系統學習,成為中國大陸首位翼裝飛人,並在大陸邀請了一批專業高空運動選手參與到這項運動中。中國大陸的極限運動者,接到了這場翼裝飛行的勁風。

「都有一個飛行夢」

「我記得很清楚,初二物理課本上有一個跳傘的圖案,當時我就想跳傘好玩,以後有機會跳傘的話就好了。」楊晟笑言。機緣巧合的是,初二下學期八一跳傘隊到他的學校招跳傘運動員,於是他早早離家,走上了實現飛行夢想的路。

退役後,楊晟在徐凱的帶動下開始接觸翼裝飛行。他想,「老外可以飛得非常好,我們中國人也可以。」

盛廣強和徐凱同齡,曾是業界知名的滑翔傘教練,他最初接觸翼裝飛行是為了完成自己的終極目標——用渦噴硬翼飛行器飛行。

「我們都有一個飛行夢嘛。」盛廣強說,他的夢想是像鳥一樣在天空自由自在飛翔,學習翼裝飛行技術是實現這個夢想的第一步。

2016年,在雲南昭通大山包,只練了一年的盛廣強完成擊穿移動氣球標靶的高難度動作,這對外國選手來說通常需要十年的練習;2018年,楊晟和外國運動員成功完成翼裝夜間飛行表演,成為第一個參與翼裝夜間編隊飛行的中國人;2019年,徐凱發起北極地區翼裝飛行挑戰,那是北極圈內首次多國翼裝編隊飛行。

徐凱說,翼裝飛行讓他更加瞭解自己。「你本來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做到的,一步一步地做了之後,就會發現人的潛力其實是無限的。」

他樂觀地估計,下一次的低空翼裝飛行比賽,就會有新的中國面孔出現。

夢亦有界

低空翼裝運動員之間有一個不成文的約定,每挑戰成功一個新的場地,這個地點在業內就可以由挑戰者來命名——這像是一種對探索人類飛行極限的小小犒賞。

但是對他們而言,和探索極限相比,更重要的是敬畏規則,敬畏自然。

「包括玩高空跳傘的人在內,很多人都覺得我們是瘋子,但我們覺得自己挺正常的。」楊晟的自嘲讓人忍俊不禁,但是說到安全飛行,他的眼神馬上認真起來。「只要不去踩底線,這個專案是相對安全的,要靠自己來約束自己。」

在兩次飛行的間隙,楊晟吃盒飯、逗女兒。記者眼中的他就是一個活潑開朗、喜歡插科打諢的大男孩。

「這些優秀的運動員,我認為他們的共同點就是膽大心細。」徐凱認為,「我們應該用平常心來看待這個專案,未來它的受眾會越來越廣。」

對於有興趣的高空運動愛好者,盛廣強也強調這項運動有一定的門檻,建議到正規的跳傘中心系統學習,從高空跳傘入門,在技術水準和心理狀態合適的情況下,再考慮進階的專案。

一群勇敢的平常人,懷著一顆平常心,在持續訓練和安全意識的加持下,做著衝擊飛行夢想邊界的非常事;在藍天下,他們同樣有自己鮮活的人生。

盛廣強說:「我想在自由的天空中飛得更高更遠。」

呼吸,凝視,一躍而下,強風吹拂,一個勇敢的新世界在他們面前疾速展開。人類對自由飛行的極限想像,在他們沒有羽毛的「雙翼」下一次次被刷新。(新華社記者趙智欽、張旻曦、崔文、周磊)

最新大陸新聞
人氣大陸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