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邊境苗寨的求學路變遷

沿著環山通屯水泥路走進地處中越邊境的大莫村弄關屯,一個小學教學點坐落於此,兩層教學樓與附近的青山白牆相襯成景,冬日的校園裏傳來琅琅讀書聲。


廣西是中國少數民族人口最多的自治區,與越南高平省茶嶺縣相鄰的大莫村是廣西靖西市龍邦鎮的邊遠山村之一。


有著50多戶村民的弄關屯是一個典型的苗寨,屯裏至今保留著蘆笙舞等苗族習俗。在弄關教學點,校園的電子鈴按時響起,聲音回蕩在山間,這段旋律是這個苗寨極為珍視的「節拍」。


「弄關教學點主要開設小學一二年級,現有20多名學生。孩子們上學很方便,家裏離學校最遠的也僅有500米左右的距離。」教學點負責人李春謀說,教學點配備了2名教師,還有1名工作人員給孩子做營養午餐。


李春謀是弄關屯走出的第一位「中師班」畢業生,今年是他在家鄉從事教學工作的第25年。李春謀介紹,作為一個邊境苗寨,昔日的弄關屯交通閉塞,孩子求學之路充滿坎坷,從屯裏到鄉鎮就要走幾個小時山路,更難言赴外地讀書。


「屯裏輟學現象曾經較為普遍,不少人小學都沒讀完。我父母基本沒讀過書,兄弟姐妹也差點輟學。」李春謀回憶,家裏曾有4畝多玉米地,父母靠著辛勤勞作和一點木工手藝維持著一個大家庭的生活。


20世紀90年代,由於家境困難,在靖西城區讀「中師班」的李春謀也一度主動退學。彼時在靖西支教的廣西藝術學院教師覃超柏得知這一情況後,輾轉來到龍邦鎮,然後走了3個多小時山路找到李春謀,答應資助其完成學業。


「當時屯裏的小學也停課了。」李春謀說,相較於搖鈴,哨子聲傳得遠,吹哨子曾是小學上下課的「鈴聲」,母校「關門」後的寂靜讓人心裏特別不是滋味。「覃老師當時和我約定,資助完後,我要回村裏教書,幫家鄉做些貢獻。」


1999年,李春謀畢業後回村當起老師,重新吹響校園的哨聲。2004年底,屯裏原有的教學樓因為年久成了危房,亟待選址新建。由於石山地區平地難尋,李春謀和父母商議,決定無償拿出自家2畝多地作為學校新址。


「新學校投入使用剛好趕在『六一』兒童節前,村裏就像迎來大喜事一樣,特別熱鬧。」在教學點堅守多年的李春謀對往昔場景記憶猶新。山坳深處,弄關教學點長期是屯裏最漂亮的建築物,一批批孩子從這裏開始求學之路,走出大山。


近年來,隨著興邊富民行動持續推進,苗寨各類基礎設施不斷更新,孩子們有了新的籃球場、圖書室、食堂,教室裏多了多媒體教學設備,校園的鈴聲也改為電子播放。


2022年,廣西還印發《廣西邊境地區教育提升工程實施方案》,啟動實施邊境地區教育提升工程。


除了進一步夯實「硬體」支撐之外,廣西還集中優勢資源對邊境地區200所薄弱學校開展組團式教育幫扶,實施大學生援邊支教計畫,加強優質教育資源推廣應用,開展邊境地區學校文化建設,大幅提升邊境地區學校教育教學品質。


臨近農曆春節,不少返鄉村民忙著裝修房屋、購置年貨。「現在邊民的日子越過越好,屯裏的汽車也多了起來。」會講苗話、壯話、普通話的李春謀告訴記者,靖西以壯族為主,但各民族長期以來親如一家,節日期間各村屯交流更是熱鬧。


傍晚時分,放學鈴聲響起。談及新一年的願望,李春謀指著籃球場上的孩子們說:「教育改變了我的人生,我堅守在這裏,也是盼望著苗寨孩子都能有更好的未來。」(新華社記者徐海濤)



最新大陸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