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電影呈現強權下電台記者 捍衛新聞自由決心

捷克導演馬德爾所執導的「無線電波」在卡羅維瓦利國際影展獲得「PRAVO觀眾獎」。馬德爾表示,希望藉由在強權下的電台記者,捍衛新聞自由的故事,帶給捷克人能量,看見對生活的熱愛。

第58屆捷克卡羅維瓦利國際影展(Karlovy Vary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6日公布由捷克導演馬德爾(Ji?i Madl)所執導的「無線電波」(Waves)獲得「PRAVO觀眾獎」(PRAVO AUDIENCE AWARD)。

這部電影上週在影展首映後,現場觀眾起立鼓掌長達五分鐘,廣受好評。

馬德爾所執導的「無線電波」,故事描述在風雨飄搖的1960年代末,當時捷克斯洛伐克廣播電台(Czechoslovakia Radio)一群外國新聞編輯室的記者,在面對新聞審查制度下,仍為聽眾提供公正的報導。1968年發生布拉格之春時,當蘇聯坦克開進布拉格,士兵攻入電台大樓,記者仍不畏強權、報導真相,顯示捍衛新聞獨立與自由的決心。

17頁歷史,勾起深入探究好奇心

身兼「無線電波」導演與編劇的馬德爾,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分享這個劇本的靈感。他說,他在大學就讀新聞系時,接觸到一本約700頁關於捷克斯洛伐克電台歷史的書。然而,書中僅有17頁提及電台的國際新聞編輯室,這引起他的好奇,並花了2~3年深入研究,逐漸揭開這段被遺忘的歷史,並萌生寫成劇本的想法。

馬德爾不僅花時間鑽研,他還聯繫上4位仍在世的電台記者,請他們分享這段過往。馬德爾表示,「一開始他們非常謹慎。他們不想告訴我所有事情。但到最後,他們告訴我最機密的事。」

馬德爾說:「我覺得他們內心深處仍然是記者。無論他們年紀多大。一旦他們向上司承諾不透露某些資訊,會保密很多事。」

但馬德爾試著打動他們,讓「老記者們」看見他對這段歷史的熱情。馬德爾說:「我告訴他們,人們不知道你們的故事。這本書裡只有17頁。我們需要將這個故事傳遞給觀眾。我愛你們的故事。」電台記者才逐漸打開心防,分享更多內幕。馬德爾後來還與新聞室唯一的女性成員成為朋友。

重現1960年代場景,拍攝挑戰重重

「無線電波」的背景在1960年代,為了重現當時場景與氛圍,馬德爾的美術團隊找了許多舊式汽車、收音機等道具,「這花費很多精力、時間和金錢。」

馬德爾說:「我們生活在現代。但當在拍一部時代片,如果來到街上,就需要佈置這一切,比如說商店要看起來像60年代。這都需要很縝密地計劃好才執行。」

馬德爾說,在拍攝電台場景時遇到許多挑戰,因為劇組無法在捷克廣播電台(Czech Radio)內部拍攝太多鏡頭。馬德爾表示:「我們也找不到任何看起來像是當時的電台工作室,因為它們通常被翻新。天花板、燈光、機器都是新的。」

為此,馬德爾的劇組搭建一個攝影棚,呈現記者在1960年代電台工作的場景。不過有些鏡頭,馬德爾仍特意來到捷克廣播電台拍,「我們在大門周圍拍攝一些鏡頭,尤其是當群眾保護電台免於蘇聯士兵進攻時。」

馬德爾表示,與美國、法國或德國相比,捷克的電影預算相對較低。「無線電波」大約花3~4個月拍攝,從拍攝、剪輯到登上大螢幕僅花一年,是執行效率頗高的一部電影。這部電影也即將在今年8月,於捷克電影院上映。

英雄熱愛生活,不總是充滿悲情

談到這部片期望傳遞給觀眾的訊息,馬德爾表示,希望這部電影帶給捷克人能量。他說:「快樂地生活就是種『英雄主義』。人們通常想到,英雄是一個勇敢、皺著眉頭、嚴肅的人。不是的。英雄可以很快樂。這部電影展示那些英雄般的記者,他們充滿能量、熱愛生活。這很重要。」

馬德爾說,目前捷克的記者享有新聞自由,不會面臨政府的審查壓力,但鄰國斯洛伐克,情況卻截然不同。「斯洛伐克正面臨一個巨大的危機,他們開始生活在一個獨裁政權中。這是非常困難和悲傷的故事。」

回憶起大學唸新聞系的時光,馬德爾說,大學時他已經是個著名演員,因此記者並不在他的生涯規劃內。37歲的馬德爾過去因演出電影「滑雪板少年」(Snowboarders)、「我們去海邊」(To See the Sea)、「在屋頂上」(On the Roof)等作品而聞名。

2008年,馬德爾憑藉電影「夜貓子」(Night Owls),在卡羅維瓦利國際影展上獲得水晶球獎「最佳男演員獎」。當時他年僅21歲,是獲得這個獎項最年輕的演員。

雖然馬德爾後來沒有成為記者,他表示:「但對我來說,知道什麼是好的新聞原則非常重要。而我欣賞好的新聞。


最新娛樂新聞
人氣娛樂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