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漂流

儘管當年推賞鯨活動時,遇到許多人為阻力,包括好幾位學者、教授和官員。記得當時有位在中央任職的朋友評估我不可能是這批人的對手而勸我放手,但黑潮教給我,該做的事無須遲疑,儘管默默堅持到底。果然賞鯨活動二十年後,單單花蓮港估計至少有五百萬人次搭乘賞鯨船航行於島嶼海域。超過五分之一的島嶼居民終於有機會攀搭上先祖們的航跡,航行一段大洋中的黑潮軌道。當年的反對者,有幾位還回過頭來沾一些賞鯨活動二十年累積的榮耀。
一九九八年籌創「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看到一批批年輕伙伴,踏上甲板,航行出海,成為鯨豚觀察員、解說員以及海洋志工。一年年累積,我發現,無論年紀差別,我們都有了黑潮和陽光的膚色和表情。
我相信,黑潮將改變許多人的生命航向,只要更進一步探索黑潮、閱讀黑潮。我始終相信,黑潮是改變個人,也是翻轉島嶼命運的重要關鍵。
黑潮流域是我這輩子重要的生活領域,也是給我第二口氣、給我新生機會的主要場所。接觸黑潮多年後,清楚認知自己的使命,並積極努力於媒介更多島嶼居民認識及尊重黑潮。
進一步探索黑潮的心願,多年來一直放在心上。
「黑潮一○一漂流計畫」,就是常存於我心頭,關於黑潮探索的重要一步。
心底始終念著黑潮,岬頂上或甲板上,遙望或實際接觸。
我曉得,平均每秒一到兩公尺的流速,讓我這一刻看著的黑潮海水,不過眨個眼,我眼裡再出現的已然是完全不同的水體。
每秒六千五百萬立方公尺的流量,我眼前這快速挪移、搬動的,可不是一壺水或是一桶水,而是比一池子水、一湖水超過千萬倍的水體大挪移。
如此龐沛的能量,又如此近切,這整個出現在我們眼前的瞬息巨變,黑潮完全靜默無聲,悄悄進行。
我的心被她的玄祕與低調緊緊給抓住了,這將成為我一輩子嚮往的生命型態。
我盡力嘗試,讓自己微渺的心性,臨摹浩瀚黑潮,心中常盈滿那靜默的動能和熱能,也常感應到那不張揚但澎湃的流速與流量。

最新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