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到楝花/周桂芳

周桂芳

我每天早起圍著深深草木滾的綠花邊跑步,就像是一只醒來的春蠶在盡情地啃食碧綠多汁清香可口的桑葉。

我每天清晨慢跑8到10公里,迎著風跑,一直跑到湖那邊,跑到湖對面遠離城市喧囂清靜自在的芳草萋萋地。

人間四月芳菲盡,當我跑到湖邊拐角處,遇見幾棵瘦瘦高高的樹,開滿淡紫色的小碎花,枝頭還掛著去年圓圓的黃小果,散發著幽幽的清香,透著一份遺世獨立的安靜嫻雅。

平時,我天天跑過它身旁,從沒有留意過它的存在。我駐腳,仔細打量,發現樹上開滿了紫瑩瑩的小花,小碎花抱成團,開成串,枝頭上還吊著幾枚去年結的小黃果。我不確定,便用手機查了一查,發現竟真的是苦楝樹。

“葉可練物,謂之楝。”苦楝樹,從一個“苦”字,就帶有一絲惆悵與苦楚的滋味。苦楝樹是一種鄉村很多見平常的樹,花淡淡的紫色,細而不豔,枝不秀,很平常,在植物繁盛的江南,城裏很少看到它的蹤影。古人卻愛苦楝花:“門前桃李都飛盡,又見春光到楝花”。苦楝樹,我原來沒有親近過它的芳澤,看見它,就像遇見鄉村一位平常的熟人,點個頭,擦肩而過。

苦楝樹,秋天結一串串黃色如桂圓一樣的果子,似桂圓,非桂圓,卻不能吃,帶著苦澀的滋味,全身都苦,卻能天然驅蟲。原來,這裏曾經也是農村,也是別人朝思暮想魂牽夢繞的故鄉。因城市不斷長大,農村慢慢變小,慢慢消失了,為城市騰退出蓬勃生長的空間。這苦楝樹,是鄉村田野自然生長的樹,也是別人兒時房前屋後的親情樹。

看見這苦楝樹,不由的想起兒時母親經常對我說的話,我們農村人每天面朝黃土背朝天做農業做生活,栽田割穀,累得腰都伸不值,才能枉個嘴,農村人做農業苦啊,就像這苦楝樹一樣苦,你要好好讀書,現在吃點讀書的苦,將來跳出農門了才能不受苦,才能苦盡甘來。

如今,我讀書跳出了農門,在小城紮下了根,在湖之濱買了房安了家。每天一推開窗,就能看見一片碧波蕩漾的湖,能望見遠去蔥郁的青山,還有鄉村曠野的影子。我要看得見山,望得見水,還要記得住鄉愁。我的心自然地想親近鄉村的泥土,想親近自然的體香。

想起鄉村的一位長輩大伯,一輩子沒上過學,一輩子像苦楝樹一樣紮根農村故園。大伯窮困一生,一輩子像苦楝樹一樣苦,常年在農村地裏刨食,年輕時家窮老婆離家出走了,留下三個兒女,他一生未再娶,和三兒女相依為命,既當爹又當媽,辛苦自不必說了。農閒的時,大伯四處找活幹,只要能賺錢,再苦再累的活也幹。好不容易把三個兒女拉扯長大,兩個女兒相繼出嫁了,最小的兒子卻因家窮一直討不到媳婦。兒子打單身漢可怎麼辦,直到兒子三十出頭了,才四處托人找了一個二婚喪夫的女人成了個家。兒子在女人勤扒苦做的帶領下,在小鎮安了家,還生了兩個好兒子。現在,大伯的兩個孫子留在鎮上讀書,聽說成績還不錯,日子雖然過得緊巴巴的,但是大伯心裏一下子敞亮了起來,就像是春光到楝花,日子突然有了奔頭。上次回鄉村,大伯坐在家門口,喝了一杯小酒,高興地告訴我,現在兩個孫子都長大了,每次回家房子不夠住了,兒子媳婦想回來建房子。現在日子雖然窮點,但是我再也不怕了,只要大家一起努力,日子就有奔頭,生活就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大伯的話,像一縷陽光照進了我的心靈,讓一直因事業受挫而煩悶憤恨的心也綻開了花,泛起了光芒。我抬頭望向天空,天空湛藍一片。我望向遠方,看見了山腦上一棵孤獨的苦楝樹開了紫色的花。

苦楝也逢春,又見春光到楝花。我笑著走到苦楝樹下,抬頭看到苦楝花,淡淡的紫色小碎花,小小的花蕾抱成團相擁在一起。我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氣,情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氣,這香氣竟是那麼獨特而濃郁。在蔚藍的天空下,苦楝花開得燦爛,像一片紫雲霞飄在眼前。團團紫花間,還能看到去年的一枚枚黃色果子,吊在春風裏,隨風步搖。

暮春時節,群芳謝幕,苦楝卻逢春,身處山野,孤獨無依,不羨繁華、不慕喧囂,樸實無華,守得住孤單,耐得住寂寞,也能綻放出生命堅韌倔強的美麗光芒。

苦楝也逢春。眼前的苦楝,就像平凡的大伯,雖然經歷了生活的坎坷苦難,卻能苦盡甘來。

春光到楝花,守住春光,抓住春天的尾巴,滿懷希望,迎來生活的春光,收穫生活的小圓滿。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