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門筼筜湖:從魚蝦絕跡到白鷺伴舞

每週一定要去筼筜湖散步幾次,這是81歲的廈門市民張益河20多年來堅持的事。筼筜湖位於中國東南沿海的福建省廈門市,猶如鑲嵌在廈門島中央的一顆綠色明珠,是如今「高顏值」廈門的金名片。


然而,在20世紀80年代,筼筜湖曾是「廈門的瘡痍」,是人們望而生畏的臭水湖。作為筼筜湖治理的親歷者之一,張益河對筼筜湖這些年間的變化如數家珍。



廈門筼筜湖:從魚蝦絕跡到白鷺伴舞
這是廈門筼筜湖及周邊城市景觀(無人機全景照片)。新華社記者薑克紅攝

筼筜湖位於廈門島西部,原是一片天然的港灣,舊稱筼筜港。20世紀70年代,廈門大規模圍海造田,筼筜港由此成為內湖,由於地處城市核心區,筼筜湖周邊集聚了上百家工廠,當中有不少是污染嚴重的化工廠。


「那時的筼筜湖,垃圾成堆、雜草叢生,污水溢流、水體黑臭,蚊蠅滋生、魚蝦絕跡。」張益河說,筼筜湖生態被完全破壞,廈門也因此被稱為「美麗的臭廈門」。


「截汙、清淤、建污水處理廠,哪樣不是硬骨頭?那個時候,廈門剛設立經濟特區,恨不得一分錢掰成兩半花,哪有多餘的錢治汙?治汙太難了!」張益河說。


1988年3月,一場關於加強筼筜湖綜合治理的專題會議,為筼筜湖的治理帶來轉機。會上,廈門市成立筼筜湖治理領導小組,提出「市長親自抓治湖」「市財政今明兩年每年撥1000萬元」,並創造性地將治湖方略總結為「依法治湖、截汙處理、清淤築岸、搞活水體、美化環境」20字方針。


「1000萬投入治理筼筜湖是什麼概念?這相當於當時廈門一年基建投入的十分之一。」張益河說,「這次會議開了一個好頭,大家都很有信心。筼筜湖治理的春天到了!」


一場綜合治理筼筜湖的硬仗就此打響。


1988年9月,廈門市人大通過《關於加速筼筜湖綜合整治》的議案,明確了筼筜湖治理的原則和方向。此後,廈門市人大先後修訂頒佈多部法規,為筼筜湖治理提供強有力的法律保障。


早期參與截汙工作的謝天宏表示,環湖周邊工業企業全部關停、外遷,修建污水廠和實施環湖截汙等工程,通過改造分流污水管和污水泵站以及多處排洪溝溝口,提升湖區水質。


筼筜湖保護中心高級工程師傅迅毅介紹,技術人員因地制宜,創造出「引潮活水」技術。通過建設西堤閘門和導流堤,利用自然潮差,引西海域海水入湖,搞活水體。


筼筜湖綜合治理在3年後初見成效,實現了「湖水基本不臭」的目標。筼筜湖堅持每10-15年進行一次大的清淤,累計清淤470萬立方米,護坡築岸14公里,有效降低環湖周邊水土流失風險。


水質變好了,白鷺回來了。1992年,筼筜湖上迎來一場久違的龍舟賽。


「那天,廈門萬人空巷,市民都聚集在筼筜湖兩岸;不僅為比賽歡呼,更為筼筜湖的治理成效鼓掌。」張益河回憶說。


30多年來,廈門始終堅持20字治湖方針。從1984年至今,廈門市先後開展五期筼筜湖綜合整治,共投入資金約19.9億元。


如今,筼筜湖水清岸綠,魚翔淺底,市民和遊客流連於湖邊,看候鳥翩躚,盡享生態之美。


筼筜湖保護中心數據顯示,湖區水環境生態改善顯著,水體氨氮濃度已由1987年的39.4毫克/升,降低至2022年的0.076毫克/升;湖區累計發現游泳生物63種,浮游植物123種,浮游動物73種,底棲生物14種。


廈門市觀鳥協會會長彭志偉介紹,筼筜湖從10多年前的70多種鳥類記錄增加到目前的95種,近年來還多次發現丘鷸、田鹀等珍稀鳥類。「這無疑是筼筜湖生態嬗變的最好佐證。」


筼筜湖綜合治理成果受到國際認可。2021年,筼筜湖生態修復作為中國國土空間生態修復典型案例入選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締約方大會第十五次會議(COP15)生態文明論壇主題四——「基於自然解決方案的生態保護修復」論壇。


廈門市市政園林局局長蔡偉中表示,筼筜湖的治理沒有止步,新一輪治理已經開始。「良好的生態環境是廈門最大的發展優勢和寶貴財富,我們將持續做好筼筜湖的治理工作,續寫高顏值生態花園之城的新篇章。」(新華社記者付敏、姚雨璘、吳子鈺)



最新大陸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