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花

整夜的豪大雨,到了中午的時候,終於停止了。
龜仔甪彍頭目巴耶林自屋內探出頭來,他發現,不但雨停了,連金色的陽光也鑽出厚厚的雲層。終於有個好天氣的下午。
巴耶林好高興,大雨方歇,一定有大動物要出來覓食。他聚集了七、八名部落裡的壯丁,計畫往部落後山的溪谷去,他希望能打到一些山豬或山羊,最好能獵到梅花鹿。
他伸了一個懶腰,猛吸一口雨後的空氣。雨雖然停了,風卻依然不小,海面吹過來的風,帶來鹹鹹的海水味。
巴耶林不經意地往山下海岸一瞥,不覺睜大眼睛,大叫一聲。眾人也都隨著他的目光望去。山下的海岸上,隱約可以看到兩艘船隻即將登岸,而船上移動的人影,白色衣服在艷陽下特別耀眼。
「敵人入侵!」巴耶林心中再無疑問,他連發五次的灰面鳶叫聲,這是龜仔甪頭目召集族人的訊號。一會兒,有將近二十名勇士,帶了佩刀、標槍、弓箭、火繩槍,紛紛到來。因為情況特殊,有三位女性也來了。巴耶林把手一揮,大家往山下飛奔而去。
從部落裡到山下,是一片茂密相思木林,近海之處,則是林投樹林。岸上人影愈來愈明顯,幾位穿著有些怪異的竟是金髮或紅髮。大家幾乎同時想起祖先口述傳下來的往事。很久很久以前,他們的部落曾經有紅毛入侵。紅毛的火槍很厲害,可以在遠距離殺人。只來了不到二十個紅毛,就幾乎把部落裡近百人殺光,只剩下五人僥倖藏匿不死。等紅毛走了,他們才又走出來重建家園。好多年過去了,龜仔甪好不容易恢復舊觀,但永遠記得這血海深仇。
巴耶林注視著岸邊那十幾個人影,確定他們是紅毛無誤,頓時胸中熱血沸騰。沒想到那麼久了,紅毛再度入侵,幸而祖靈庇佑,讓他們及早發現!
「祖靈在上,保佑我們捍衛龜仔甪,不能讓紅毛再來肆虐!」巴耶林的手心在流汗。
巴耶林等二十多人到了山下,他們不敢大意,先隱身在林木之後觀察。那十多個外人,至少有三、四位很清楚是紅毛,但其他人則為黑髮,穿著也不太一樣。他們似乎非常疲憊,或坐或躺,起身走路時步伐則有些拖曳緩慢。有些人把衣服脫了,露出紅毛茸茸的胸膛。
紅毛可憎又可怕,跟紅毛一夥的當然都是敵人。巴耶林呼嘯一聲,用火繩槍射出第一彈。其他族人也隨著呼嘯,隨之開槍、射箭或擲出標槍。
海岸上的外人,有二名倒了下來。其他人也驚叫四散,奔向海邊林投叢。
他們也許太累了,跑得相當慢。巴耶林很快就追上了一位穿著水手服的瘦高紅毛,這個紅毛足足比他高上二個頭。巴耶林一躍,把紅毛撞倒。他想生擒這位紅毛,手伸向前,抓住紅毛的衣襟,沒想到這位紅毛反應奇快,抓住巴耶林的手狠力一咬,巴耶林痛得大叫,旁邊兩位兄弟急急過來相助,共同把紅毛壓住。紅毛發出哀嚎,聲音竟然有些像女人。巴耶林還來不及阻止,弟兄已經迅速拔出佩刀,割下紅毛的頭。這時,四周也相繼傳出慘叫聲,顯然入侵者都已被制服了。
巴耶林把紅毛的屍體翻了過來。這紅毛穿著水手衣褲,但卻掛著一串鑲有閃亮珠子的漂亮項鍊。那個下手馘首的弟兄,把頭顱一提,下巴無鬚,而長髮曳了下來。三人愕然不語,本來刎首的興奮感覺突然降到冰冷。原來這穿著男人水手服的紅毛竟是女人,而部落裡的傳統是不殺女人的,因為殺女人稱不上勇士。巫師說,殺女人是會被詛咒的。巴耶林覺得脊骨發涼,那個弟兄嚇得把頭顱丟在海灘上。但面對著其他同族人的高聲歡呼,他們三人也只好強歡作笑。他們決定回去後儘快請部落裡巫師做儀式,祭告祖靈,看在殺退紅毛的功勞上,請祖靈原諒他們誤殺了女人。
巴耶林率領弟兄,拎了幾顆紅毛及黑髮頭顱,迅速回到山上。那女性紅毛頭顱則丟棄在海灘。大地恢復沉靜,陣陣海浪拍岸,沖著礁石,尾音拉高,有若輓歌。沙灘上血跡斑斑。舢舨、屍體、衣物以及兩艘空舢舨,一片狼藉。
夕陽沉入海面,似乎不忍看到這齣慘劇。

月光灑滿一地。中夜,竟有一個人影,自一片林投樹叢之中徐徐爬出,全身哆嗦著,坐在地上,良久,良久。
終於,人影站了起來,踽踽而行,消失在月光下。

第二章
蝶妹和文杰兩姐弟舉香向爸爸的新墳拜了三拜,然後跪下身去,行三跪九叩之禮,向爸爸告別。
「林大哥……」棉仔也焚香祭拜:「本來你要到社寮彍看我們的,卻不料變成我到統領埔來。你放心,文杰與蝶妹,我就帶他們到社寮住下來。你放心吧!」
斜斜細雨自陰霾的天空飄落。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