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子成龍勿養子成蟲/俞竹筠

俞竹筠

古往今來,家家皆指望 “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起碼走正道,勿“養子成蟲”。魯迅先生在遺囑中說: “孩子(周海嬰)長大,倘無才能,可尋點小事情過活,萬不可做空頭文學家或美術家”。董君樓上江書記,更說得好:“別期望值過高,量力而為,黨叫幹啥就幹啥”。結果,一家三代人,聽與不聽,走的路大相徑庭。

上世紀八十年代,董家就與江書記做鄰居。江原是泰山腳下窮孩子,參加革命後,聽黨話,跟黨走。一路從戰士升到團政委。後來,又服從組織安排,轉業至某國企任黨委書記。他見廠裏缺技術骨幹,鬧技工荒,就將董君調往廠辦技校當校長。新世紀初,劉書記去世,董校念茲在茲。兒女喊其 “董叔”,輔導過自己不算,還對子女無償補課,視同家人。

江書記的兩個女兒,積極回應毛主席的號召,上山下鄉幹革命。鍛煉幾年後,隨大批知青返城。大的進廠,小的考上南大。大女兒學開車床,與同事H戀愛結婚,生子“明”。過了幾年,國企關停並轉,夫妻倆雙雙下崗。“董叔,咋辦?”“船到橋頭自會直。你父母年老多病,可要求‘內退’服侍。”丈夫H則由董較安排,到實習工廠當老師。江書記離休待遇,大都歸她,小日子過得可以。可H在技校不好好幹,經常喝酒、打牌、跳舞。每次考《教師資格證書》,考不上。董叔只好讓他做門衛(編外)。退休後,未享受教師待遇,領取企業養老金,一肚子氣,往董叔身上出。其子“明”,見父親這樣,上梁不正下梁歪,跟著歪。沉迷於玩遊戲,東飄西蕩。中考失敗,高考落榜,躺平在家。董叔找關係,上了技師學院,又不好好學。唉,江家怎麼養出此蟲!

佼佼者二女兒,從農場回揚,一舉考上南大。畢業後留校,與同窗結婚,產女“華”。華從小受父母影響,刻苦勤學,不花冤枉錢,不上校外班,不請家教,成績卻名列前茅。她上小學、中學,都是南京名校。在南外畢業時,被多倫多大學錄取。國外用項大,獎學金不夠用。父母節衣縮食,牙縫裏省下錢,供其6年讀完本碩。後經教授推薦,又考取溫哥華UBC大學4年讀博。沒有童年,沒有青春,泡在實驗室研究。終出成果。導師推薦,論文載於世界權威學術專刊。與教授多次赴西雅圖、波斯頓、三藩市等地,參加全球生物細胞學研討會。演講中。“華”被斯坦福大學看中,收為博士後。教授問她今後打算?華脫口而出:“Back to China(回到中國)”又說:“uisit the matemal famil(回娘家)”。

再說江書記兒子,初中畢業後,先留在廠裏當工人,後參軍到南京部隊。復員以後,組織安排到派出所任職。獨生子“平”,亦優秀,以表姐“華”為榜樣。高考成績出類拔萃,考上北大。

“成龍” 、“成鳳”者,畢竟少數,這與社會環境、家庭教育、個人努力等內外因素,息息相關。對於大多數家庭欲來說,家教是重中之重,不成功,勿成蟲!還是聽聽魯迅先生的話。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