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票防偽6道關卡 財部印刷廠設鑑識實驗室揪冒牌貨

財政部印刷廠不只是統一發票的產地,為了防堵偽造發票,印刷廠在紙張、印刷、油墨均下足功夫,除肉眼可見的3個防偽特徵,團花也暗藏3大玄機,讓偽變造發票金額從最高峰的1年新台幣6000多萬元,逐年降至16萬元。

印刷廠更是打造專屬實驗室,將20多年的老道經驗結合最新儀器,不讓冒牌貨有可乘之機。

發票制度雖非台灣特有,但1950年代時任財政廳長任顯群為解決商家逃漏稅問題,推出「能兌獎」的統一發票,讓民眾樂於索取,成為獨步全球的賦稅稽徵工具,且在1982年時,特獎獎金由新台幣15萬元大幅拉高至200萬元,2011年更增設特別獎1000萬元。

隨獎額、獎項擴增,有心人士透過物理、化學手法變造統一發票,企圖盜領獎金,財政部印刷廠廠長王國龍受訪時表示,過去就有人把發票號碼的6,透過刮擦、填改成9,不過這種粗糙伎倆,在多道防偽關卡面前,肯定會敗下陣來。

擁有十多年鑑定經驗的財政部印刷廠政風室主任林蔚青表示,統一發票的防偽設計,其實是從2002年、2003年慘痛歷史學到的一課,當時1年市場上偽變造發票案件數最多達2萬件、金額6000多萬元。

由於事態嚴重,各方緊急開會想辦法,林蔚青回憶,印刷廠2004年開始使用紅色滲透性油墨,兌領機構郵局也在第一線登記發票領獎人相關資訊,到2015年時,偽變造案件數降至1600多件、金額約16萬元,可見實體防偽措施與資訊流的掌握,雙管齊下收到不錯成效。

文書鑑識實驗室人員陳勇吉進一步說明,以長條形的二收銀發票而言,所謂採紅色滲透性油墨印刷,主要是應用在發票號碼,正面看是黑色,翻到紙張背面則是紅色,若正面數字被竄改,即可從反面見真章。

再者,陳勇吉表示,許多民眾發現發票上的某個國字「少一撇」,事實上也是肉眼可見的防偽技術之一;第3,發票紙張採用「迎光透視」浮水印,若將紙張對著光照,可見橢圓框線中有特殊字體寫成的「統一發票」4字,此水紋甚至可穿透紙張背面。

發票上方由許多變形細線組成的團花也暗藏玄機,陳勇吉說,團花中間的動物取決於當年度生肖,相同生肖即便時隔12年,設計也絕不會重複,且近年隨版紋設計專用軟體精進,印刷廠透過參數調整,使圖紋構造愈來愈複雜,增加偽造難度。

至於玄機為何,得透過專業設備才能看得出來。走進廠內的文書鑑識實驗室,桌面擺放著具有白光、紅外光和紫外光源的放大儀器與數位顯微鏡等,陳勇吉表示,團花3大防偽特徵,即單一純色、線條印刷以及藏字,不是一般人可輕易仿造出來的。

對比複印的「盜版」發票,由於普通印刷色彩表示方式,是以C(青)、M(洋紅)、Y(黃)、K(黑)4個顏色,印成多個微小、重疊的點狀,混在一起營造出色彩,透過超高倍率顯微鏡放大一看,就不會呈現單一純色與線條。

此外,舉例民國113年1月至2月期發票,團花上藏有極小的相關文字或數字,且由於團花印刷檔是機密、不對外公開,外界無從得知文字或數字藏身之處,加大防偽成效。

雖然偽變造紙本發票已消聲匿跡好一段時間,林蔚青指出,印刷廠之所以在2022年11月成立專責的文書鑑識實驗室,主要是體認到應將多年的專業經驗數據化,讓鑑定結果更站得住腳,加上近2年又傳出有「心臟變大顆」的不肖人士,以拙劣手法造假二聯式發票與手開發票,妄想盜領小額獎金。

王國龍表示,實驗室除分析、檢測司法單位移交的涉案統一發票以及其他印刷品,也蒐集國際稅票加以研究;他強調,儘管財政部印刷廠人員已執行鑑定工作超過20年,經驗老道,但實驗室仍會評估國外最新防偽技術是否適合引進到廠內,持續求新求變,強化數位防偽量能。

最新財經新聞
人氣財經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