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人/齊鳳池

齊鳳池

到過四川的朋友都說,成都的女人漂亮。成都的女人究竟有多漂亮,我還真沒見過。我倒認識幾個四川寫詩的女人,也只是通過電話或是書信來往。成都漂亮女人究竟漂亮到哪種程度我心裏一點譜也沒有。

我這次從九寨溝回來,在成都我與阿蘭、翠瑜、紫薇、婉玉等幾個女詩人小聚幾次,她們的相貌確實與眾不同,不光是身段窈窕,她們的肌膚光滑細膩,透過白晰的皮膚能看到她們血管裏奔流的血液。她們滑潤的肌膚,真像天然的羊脂玉。她們在空氣溫度很大的天府之國,就像一株株青翠挺拔的玉竹被水霧沐浴一樣,乾淨、水靈、沒有一點塵埃。我仔細觀察過詩人紫薇,她是典型的四川女人,大眼睛,眼窩有點深陷,小鼻子挺立著,一對薄薄的嘴辱,不用塗口紅就很紅潤。她的臉蛋也沒搽任何化妝品,本質的膚皮是白裏透著淡紅。好像底部真抹了一層淡淡的胭脂,其實她什麼也沒搓,完全是原版的原汁原味。

詩人婉玉歲數雖說是天命,但氣質氣色仍然像四十出頭的人。如果從後面看就像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在天府之國沐浴出來的女人,就是水靈。

有一天晚上吃過火鍋後,我和幾個朋友在成都的天府廣場的石凳上流覽了從我眼前走過的成都的女人。她們真像《紅樓夢》裏的女子,一人一個模樣,一人一個打扮,看得我眼睛都酸了。最後我對朋友說,不看了,成都的女人確實漂亮。

我們沿著府南河往回走,對面走來一個又一個,一個比一個漂亮的女人,我的目光躲也躲不開,她們走到了我的對面,直接走進了我的眼睛裏。

其實,成都的漂亮女人是看不過來的。而我身邊的幾個詩人就是成都女人的代表和縮影。從她們身上就能看出成都女人的所有優點和特點。

婉玉身材非常勻稱,屬於小巧玲瓏張瑜式的女人。她的相貌我無法形容,她和漂亮的成都女人是一樣的。但她的漂亮不如她的內在美。

她是一個出色的婦科主任,她能在直徑零點五毫米的創傷面做腹腔鏡手術。可見一個寫詩的手是多麼嫺熟。她的技術在成都是一流的。她是被高薪聘請來的。其實,她的技術也是來源於文學的修養和文學素質。她不但技術是一流的,她的歌唱的也是非常到位的。她跳的舞也是舒曼嫋娜的。她自己說,她報錯了專業,她應該是搞文藝的材料。她從醫院的大門口出來,人們以為她不是大夫,而像個一流演員。她太有專業文藝的範兒了。走路的氣質一看就是在走舞臺步。

這種多才多藝的女人,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弱點和脆弱的地方,也許她的優點和才氣就是她的缺點。這麼一個優秀的女人,她離異獨住公寓的原因我不知道。她每天的生活路線就是上班下班帶著小狗散步,有時騎著單車沿著成都的大街騎上幾個小時。她的生活是單調的,她的生活規律是機械的,她孤僻、孤傲、麻木、冷漠不與人交往。其實在這些背後,她更怕孤獨,更渴望理解。在渴望理解的時候,又不願流露讓人理解的一種硬度,這就是一個詩人一個專業女人虛偽軟弱的一面。

人都是有很多弱點的,她們的弱點就在她們優點之中隱藏著。婉玉外表很剛毅,看上去她比男人更堅強。甚至她說出的話,都不帶虛詞,讓人感到不懂人情不會說話。其實真正走過這種女人的內心世界,她是不堪一擊的,只要抓住了她的硬就能擊碎她的軟。

這種女人不善於表露自己的軟,但我敢說她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個人偷偷流淚是常有的事。我敢這樣肯定,是因為我讀了她的婉約的詩,她的詩就是她深夜一個人在偷偷流淚。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