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諾登翻版 「民進黨監聽人民」

【記者郭玉屏台北報導】近期在網路上竟然出現包括國安、情治、檢調等單位掛線監聽資料,並以10萬美元價格兜售,已經引起司法、檢調單位極大震撼。

立院國民黨團8日召開記者會,質疑蔡政府一昧以文件出現簡體字,就咬定是來自對岸的假訊息、認知作戰,卻刻意避開文件內容所揭露的監聽對象、電話號碼和執行監聽作業的調查員姓名真偽。國民黨團質疑,蔡政府難道怕國人知道,政府利用檢調正在監聽人民?還是想遮掩政府部門資安防護根本不堪一擊的事實?

副書記長王鴻薇說,暗網兜售國安、情治、檢調監聽資料事件,問題的重點在於目前所揭露相關被監聽對象,是不是事實?雖然法務部調查局在第一時間予以否認資料遭到外洩;而內政部長林右昌說,這些假訊息恐怕也是「三分真、七分假」。換句話說,林右昌並沒有全盤否認這些流出的資料全假,法務部還宣布要懸賞2千萬元,揪出幕後造假黑手。

王鴻薇認為,現在要追究的是,這些兜售的資料,是真?是假?是不是情治機關相關資料被駭?更要釐清的是,這些遭揭露的監聽案件,是真?是假?因為文件所註記的被監聽對象,有民意代表、駐外使節、退休將領,以及政黨人士。如果資料顯示的監聽對象為真,那將是一場難以想像的政治風暴。

王鴻薇要求行政院、法務部調查局,不要用所謂的「假訊息」、「認知作戰」帶過,因為根據暗網所揭露遭監聽的資料當中,有人名、電話,甚至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民進黨陳明文委員、無黨籍黃國書委員等人也在其中。而且,緊接在第一份遭揭露的資料之後的第二份資料,雖然沒有被監聽對象的名字,但有被監聽電話號碼;最駭人聽聞的是,有詳細的執行監聽作業人員的姓名。

王鴻薇表示,根據她的了解,遭揭露執行監聽工作人姓名,確實是在相關單位,執行相關監聽作業。調查局必須說清楚,這些遭揭露的執行監聽作業的人名,是不是調查局的人員?如果是假訊息,為何執行監聽作業的調查員姓名會出現?已經有檢調人員向媒體透露,自己的名字就在揭露名單上。王鴻薇質疑,難道這是假資料嗎?

王鴻薇指出,有檢調人員反應,雖然未必知道調查局所有監聽業務,至少自己已經執行完畢,或正在掛線執行的監聽作業,確實在揭露名單之中,檢調人員也很擔心,當資料遭外洩揭露之後,手上的案子還辦得下去嗎?也難怪過去有幾起重大案件的嫌疑人,先在檢調搜索、拘提之前就潛逃出境。

王鴻薇直言,監聽資料遭外洩事件非同小可,絕不容許行政院、法務部調查局輕輕帶過。

藍委林為洲說,法務部次長蔡碧仲在第一時間聲稱,遭駭揭露的資料中有簡體字,因此認定這是中共的認知作戰。林為洲質疑,難道只要出現簡體字就是假訊息?認知作戰?那麼揭露的內容呢?如果是真的呢?絕對不能等閒視之。根據個人查證,確實有部分執行監聽作業的調查局工作人員姓名在其中,而且文件排列格式幾乎相同,等於是整個電腦文件資料複製出來。

林為洲指出,部分文件還出現調查員在偵辦對象的名字,因為駭客沒有成功賣出,所以外界還不知文件具體內容,但絕對不像蔡碧仲次長所說,因為有簡體字,所以是中共認知作戰的假訊息。

林為洲不解,行政院不是有數發部嗎?不是有位號稱IT天才的唐鳳部長嗎?為何遲遲無法查出駭客身分?如果查到駭客身分,甚至將人逮捕歸案,不就可以向國人釋疑嗎?現在連最機密的國安監聽和司法調查資料,連國會議員都無法調閱取得,駭客竟能輕易入侵、複製、打包帶走,難道這樣的國安危機還不嚴重?

林為洲呼籲蔡政府,不要用一句簡體字、假訊息、認知作戰輕描淡寫帶過,必須找出駭客入侵源頭,這樣才能讓國人放心,這才是政府現階段必須要做的事情。

藍委游毓蘭表示,情治、檢調單位因辦案需要掛線監聽,一直都存在,但是近幾年來越演越烈,雖然有《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的規範,但違法監聽的情事仍然存在。當監聽名單在暗網出現遭兜售後,執行監聽作業的工作人員,也冒出一身冷汗。縱使是「三分真、七分假」,其實只要一分為真,就必須追究這些資料是如何外洩出去的?

游毓蘭指出,台灣的資安實在有夠落漆,從2016年開始,中華郵政商城客戶資料遭到駭客竊取1萬7千筆,從此以後,包括勞動部、內政部、外交部、銓敘部、健保署、台北市政府等政府機關,都發生個資遭駭流出案件;更誇張的是,連負責政府部門資安工作的數發部,都遭受到駭客入侵竊取個資。

游毓蘭強調,科技越進步、網際網路越發達的年代,就越擔心資料遭到駭客入侵竊取資料。美國中情局雇員史諾登,就曾將美國在國內外的大規模監聽行動「稜鏡計劃」,駭入美國國家安全局竊取所有資料,並將部分資訊放在維基百科上。這起事件讓世界各國更加重視資安防護。

游毓蘭說,蔡政府不能老是將遭駭、外洩,甚至在網路上兜售政府相關資料的事件,一律視為對岸的認知作戰、假訊息蒙騙社會大眾,又為何數發部無法把政府資安漏洞補好?包括行政院、法務部調查局千篇一律推給中共,企圖掩蓋國人對政府部門重要資料一再遭駭外洩的事實和疑慮。

游毓蘭表示,監聽可區分一般刑事犯罪司法監聽和國安監聽,遭揭露的監聽名單當中,遭監聽對象不僅有刑事上的司法監聽,還有更多屬於國安監聽。根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規定,監聽必須由檢察官向法官申請監票,核准後方能實施監聽。而國安監聽僅需國安首長核准,但須在48小時之內補送監聽申請,若未獲法官同意,就須立即停止監聽。換句話說,相關監聽資料,也會放在司法院相關電腦資訊中,如此就會有遭駭客入侵的可能。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游毓蘭質疑蔡政府,難道要等到吹哨人告訴國人民進黨政府正在監聽人民,以看似合法的申請監聽程序包庇不法,遂行政治目的、剷除異己,或是派系鬥爭?民進黨政府有必要對全民說清楚講明白,不能全部賴給「阿共的陰謀」。2023/12/08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