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沖青草茶!萬華傳統青草舖好潮

對「老濟安 Healing Herbar 」的好奇,來自於手沖青草茶。
多數人對手沖咖啡並不陌生,甚至早已融入許多人的生活風景裡。手沖與青草茶的結合,是初次聽聞。印象中的青草茶,來自於老祖先生活智慧,得用爐火花時間細細熬煮,茶湯黑褐,喝來苦苦的,沒那麼好入口。以時髦的手沖方式萃取,很容易被粗淺地視為時下流行的行銷手法。探究原因,才發現這是傳統青草舖轉型的契機,一份想要再度走入你我生活日常的企圖。

採訪.謝政蒼|首圖.陳思明攝

手沖青草茶!萬華傳統青草舖好潮
現場直接填寫簡易茶飲診斷書,再經由老闆詢問身體狀況後,當場調配青草並手沖而成,就是量身訂製的青草茶。一杯直接以碗裝來喝,喝完再連同濾紙、青草讓客人帶回家繼續沖來喝,可以喝二次,恰恰好是一天的量|陳思明 提供


提及青草,或許年輕一輩的可能壓根兒都沒聽過,生活中會被提及的機會,頂多是去萬華龍山寺拜拜時,順遊知名青草巷買的一杯青草茶而已,那充其量就是到觀光景點必做的行為之一。反倒對街邊充斥的手搖飲,再熟悉不過,還可以分辦哪家的茶飲好喝或不好喝。這是時代演進的結果,但如果以民國5、60年為分界點,更早以前,那個沒有手搖飲的年代,青草舖可真是生活裡的必然存在。

手沖青草茶!萬華傳統青草舖好潮
萬華青草巷依著龍山寺而聞名、興盛|陳思明 提供


「老濟安」第三代老闆王柏諺指出,過去西方醫學不發達,生病了,多半會求助於中醫或青草舖。因此,台灣北中南各地都有青草舖,只是不同地區會有區域性習慣使用的藥草與文化差異。以「老濟安」位處龍山寺附近為例,寺廟香火鼎盛,信眾如遇疾病重症或身體酸痛,多半會來求神問卜,擲茭求籤詩,裡面就會有「神明開的中藥或青草」,信眾再拿到附近青草舖或中藥店配藥配青草。青草與宗教文化的結合,成為萬華獨特景象。

「青草店那時有點像醫院、小診所的感覺。當老人家吃了青草,感覺身體好了,就覺得吃了『草藥』,漸漸地養成只要有疑難雜症就會上青草舖的習慣。」王柏諺說。也因有商機,自清朝時,就有不少賣草藥的人,從各地挑著扁擔來此聚集販售,到了日治時期,逐漸開了店,慢慢形成青草巷規模。

上青草舖配草藥順理成章的情形,直到「老濟安」成立的1972年左右,有了變化。隨著醫療院所與資源漸漸普及,生病就上醫院、耳鼻喉科看醫生成主流,青草舖成了輔助性存在,甚至沒落,成為年輕人口中沒有科學根據的「偏方」,連4、50歲年紀稍長者,也因遇上青草產業斷層的年代,對青草舖可以抓藥配草這件事不甚記得或模糊了。

手沖青草茶!萬華傳統青草舖好潮
王柏諺從小在青草舖長大,擁有豐富的青草知識與調配經驗|陳思明 提供


中藥、青草傻傻分不清楚?

介紹「老濟安」之前,覺得有必要先為「中藥」與「青草」做些差異說明,兩者常被混為一談。中藥會使用到草本、木本或動物性礦物質如鹿茸、貝類等,取材比純以草本、木本為主的青草來得廣泛,而且中藥使用到的草本,不只是莖或梗,還包含花蕊、種子。再者,中藥加工方法多樣,除了曬乾,或蒸或醃漬或炭燒,最後依其科學理論,處理成複方的「散」「湯」或「粉」,達到治療疾病之效。

王柏諺說:「青草的用量比例完全與中藥不同,最大差別在於配方常來自經驗傳承,較偏民間紀錄型。」青草的特性運用,也許來自參考的古書記載,也許來自店內老一輩代代口耳相傳,或依實際使用狀況去歸納出什麼草可以治腰酸、什麼草可以治咳嗽……這讓每家青草舖都有獨家不外傳的配方。青草茶就是明顯例子,為何明明都是青草茶,但在以黃花草、咸豐草等草種為基底之下,又添加了什麼青草或元素,都是每家青草舖不隨意向外人道之的祕方,這讓每攤青草茶喝起來的滋味功效、色澤大不相同。而且整體來說,每家青草舖使用的青草種類也不一而足,以王柏諺父親王榮貴那時當家用到的青草有上千種,爾後依有紀錄的、常用性、是否容易栽種等因素慢慢刪減,目前約只用到5、600種。

延伸閱讀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