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閨蜜莫領證(外一篇)/唐勝一

唐勝一

閨蜜請客,我欣然前往。見我獨自一人,閨蜜男友睜圓眼睛盯著我問:“姐夫呢?”我喝口茶水,回答說:“我倆離了,不過,沒大對外講,也只是離婚不離家。”

也不知這話題太過敏感還是怎麼的,反正我們3人都心照不宣地低頭不語。片刻後,閨蜜男友打破沉默地跟閨蜜講:“親愛的,我去點菜,點你愛吃的幾樣菜啊?”閨蜜用手指指我,告訴男友說:“是請我閨蜜吃飯,你就點她所愛吃的菜吧。”

趁閨蜜男友去點菜之機,我忙著問閨蜜:“啥子事請客呀?”閨蜜滿臉歡悅說:“我要領結婚證了。”“這麼快呀?”閨蜜告訴說:“他對我很好,他父母也很想早點抱孫子。”按說,我聽到這應該送上祝福的,而我沒有,反倒搖頭晃腦地講:“作為過來人,我勸你最好莫領結婚證。”“為什麼?”我回答她:“用完餐,你叫男友先走,我再慢慢講給你聽。”

吃完飯,閨蜜叫男友先走,男友是二話沒說就走出了酒家大門。不過,他立馬返回來跟閨蜜講:“親愛的,我待會兒再來接你。”“不用,我去閨蜜家一趟。”

坐進我的小車裏,閨蜜迫不及待地催促:“這是最隱蔽的空間了,就我倆,你快講吧。”

於是,我將婚前老公對我如何如何的好,而婚後他就變成大爺了,對我如何如何的壞,把這等家醜統統地講了出來。閨蜜聽得若有所思,插嘴說:“男人都這樣嗎?”我告訴她:“是的,一紙結婚證書就是女人的枷鎖,沒領證書女人是公主,而領了證書女人便是孫子,事事處處都得看男人臉色,窩囊得很。”閨蜜“唉”地歎著氣:“男人咋這樣呢!”我還告訴閨蜜:“現在我解脫了,已經離婚扯上離婚證書。雖然我們是離婚不離家,依然同在一套房子裏過日子,可他的態度有了大轉變,不是厚顏無恥地向我獻殷勤,就是想方設法地討好我。可以這麼說吧,他在我面前唯唯諾諾,百依百順,讓我好像又回到了婚前,享受著公主般的待遇,我的心情爽多了。”閨蜜刨根尋底地問:“這又是為啥子呢?”我“嘿嘿” 地壞笑,神神秘秘跟閨蜜講:“虧你還是女人呢,這個都不懂啊?猜猜吧。”見閨蜜猜不出,我就告訴她,“男人嘛,跟我沒了婚姻關係,反倒好了,直白點的講,就是為了夜晚床上那點事唄,我們分房睡,好讓我給他開門哪。”閨蜜瞥我一眼,輕聲說道:“婚都離了,你不讓他愛,難道他就不曉得到外邊去尋花問柳啊?”我回閨蜜的話說:“他不敢!他要是在外邊玩女人,我就會成倍的報復他,我會到外邊玩小鮮肉。我曾經警告過他,他要是膽敢給我戴上綠帽子,我就要讓他的頭上頂著一大片的綠草原!”

閨蜜聽得臉上沒了歡顏,很是失落。不過,她又像受了次教育似的有所醒悟,連連點著頭說:“好閨蜜,你講的事實,都有道理,看來我是不能領結婚證了。”

◆嚇 唬
虎子屬虎,37歲還不肯找女朋友,害得年愈古稀的爹娘整天唉聲歎氣,寢食難安。

爹耐著性子說道他不依,只好生氣地以死相逼:“虎子我警告你,限你40歲以前結婚生娃,不然,我就死給你看。”虎子聳聳肩,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回言道:“你別拿這話嚇唬我,我怕嗎?現在婚姻自由,我的婚姻我做主,你懂不?”“虎子你——”父親一急,“哇”地噴出一口鮮血,被人趕緊送去醫院。

娘也曾苦口婆心,輕言細語跟他講好話:“虎子好崽,你肩負著我們丁家續香火的責任,就要聽父母和旁人的勸,趕快找女朋友,早點結婚生娃,也讓我和你爹了卻一樁心事。”他將娘所說的當笑話,反倒教育起娘來了:“你這個娘啊,像是不懂世事,落伍嘍。現今不是你們那個時代了,年輕人都不急著結婚,也不願生娃,而是要好好享受人生,盡情玩夠耍夠。”娘辯白一句:“結婚生子難道就不是人生的享受啦?”“娘,你說這話,還不讓人笑話呀?結婚生子那是束縛。”娘聽他這麼一說就更急了:“虎子,你說什麼呀?你知道不,為了生你,我和你爹吃了多少苦啊?”

上個世紀的七八十年代,各地的計劃生育工作都很嚴,基本實行“獨生子女”制。虎子的爹娘本想生個兒子算了,可人算不如天算,他們的頭胎偏偏生下個女娃子。虎子的奶奶沉著臉,極不高興地一字一頓的說:“不、行,還、得生,直到、生下男娃、才可以。”虎子爹哭喪著臉接茬道:“老娘也,非法生育,那我這份工作就要沒了。”“沒就沒了,回到農村照樣餓不死,反正我們家歷代都是農民哪。”

就這樣,虎子爹丟下供銷社的正式工作,回到農村與老婆東躲西藏打遊擊,不出3年就生下二胎和三胎,而且胎胎都是女娃子,心情糟糕透頂,還被鄉村幹部像追趕淘氣的牲畜一樣,經常上門追著抓他們去做絕育手術。好在山路難走,沒走習慣的鄉幹部們追不上也就半途而廢,又或許是村幹部手下留情而故意不使勁追讓其逃脫。那時搞計劃生育突擊行動,抓不到對象就罰款,牽牛趕豬拿物,還捅爛屋頂的瓦面……所謂“通不通,三分鐘,再不通,龍捲風”,嚇人得很哪。

老奶奶見這般下去危險,萬一這兩口子隨便抓去一個做了結紮絕育手術,豈不就沒法生了?不生就意味著丁家無子嗣而斷了香火啊!夜深人靜時,奶奶輕聲地跟兒子媳婦說:“你兩口子還是去山中的石洞裏躲躲吧,為了丁家的香火,我們得豁出去,家中的事情全由我們兩個老東西承擔,我還負責給你們送飯送茶水,你們就安安心心給我生孫崽。”

兩口子在山中石洞過著七個月的非人生活,倒是如願地生下了虎子。奶奶高興著,抱起孫崽,分開兩條幼腿,細細看了又看那個小凸點的雞雞,輕柔柔地摸了又摸,還用嘴湊過去親上一口,笑笑說:“好雞雞啊,有了這個,我們丁家就有傳代人了,能續香火嘍。”

虎子成了家中的寶貝,甚或嬌生慣養,從小就任性,想咋樣就咋樣。

所以,長大成人的虎子,不找女友不結婚不打算生娃,爹娘都拿他沒辦法。難道虎子不近女色?錯,錯,錯,他對女人很感興趣,隔三岔五就去鎮裏街頭的按摩店嫖娼呢,都被抓過N次了,人也關過,錢也罰過,次次回回都是爹娘幫他周旋擺平, 可他屢教不改。

對爹娘沒完沒了的嘮嘮叨叨,虎子也是心煩,他牛脾氣一來, 便高腔大調地吼:“你們沒完是吧?好啊,繼續逼,逼我找女友結婚,逼我早點生娃,你們要是逼急了我,村頭那口大水塘就是我的歸宿,到時也就徹徹底底斷了你們的念頭。”

爹娘為之一驚。娘緩過神來,生怕虎子逃走,一把抓住他的右胳膊,盯著他說:“好崽伢子,你可別做傻事啊,我們不逼你!再也不逼你啦!”她說話的同時斜著眼朝虎子爹使了個眼色。虎子爹心領神會,趕忙接茬跟虎子講:“我們都不逼你,行了吧?”

天近黃昏,冷風嗖嗖。爹娘往窗外看眼黑沉沉的天,雙雙低下了頭去,無亂地摸著眼淚,目送虎子進了臥室,二老沮喪地長聲歎息。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