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殊春遊大明寺/俞竹筠

俞竹筠

唐宋文壇,群星璀璨,延續中華傳統文風。宋仁宗年間,官拜宰相的著名政治家、文學家晏殊(991—1055),以詩詞著於文壇。他七歲能文,十四歲以神童入試,被宋真宗賜同進士出身。有年春天,他從汴京去杭州視察民情吏治,路過揚州,想參觀門生歐陽修任揚州太守時,在蜀崗棲靈塔遺址(今大明寺)西邊築的平山堂。

他不顧沿途疲勞,一出北郊,下馬頓鞍,徒步沿著蜀崗腳下的台階,拾級而上。進入寺院山門,便吟起白居易《藍橋驛見元九題詩》句:“每到驛亭先下馬,循牆繞柱覓君詩。”原來古代詩人往往借助驛館、驛亭、酒樓客店、庵觀寺院的牆壁和廊柱,約定俗成作為發表詩文的園地,許多著名的唐詩宋詞就由此口耳相傳於世的。晏殊繞過大雄寶殿,沿著廊簷亭拄四下流覽牆壁,想看看有無故人佳作和新人新詩。他看著看著,有些倦意,便坐下叫侍從一一念給他聽。當侍從念完一首隋朝興亡的詩後,晏殊忽然睜眼連聲叫好,並問這首詩是誰寫的?侍從答曰:“啟稟相爺,此乃江都主薄(秘書長)王琪所作《九曲池》是也。”晏殊重讓吟道:“水調隋宮曲,當年亦九成。衰音已亡國,廢沼尚留名。儀鳳終沉跡,鳴蛙祗沸聲。淒涼不可問,落日下蕪城。”並沒因為王琪地位低下,名不見經傳而輕視他。趕忙吩咐道:“快……快請來一見。”王琪久仰晏殊工詩善文,尤擅小令,風格含蓄婉麗,能應召前來拜見當朝宰相、詞壇泰斗,求之不得。開始有些拘謹,後來見晏殊和藹可親,完全沒有宰相的架子,便和他談詩論文,一起漫步在寺內外山水之間。當時正值春夏之交,綠肥紅瘦,落花滿地。晏殊觸景生情道:“噫,千金易得,一句難求。有時候老夫撰上聯,好久也對不上貼切的下聯。就拿眼前的景色說吧,我去年想到上聯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久思不得妥善的下聯。雖名家亦難以屬對,君不妨對之。”王琪謙虛一番,略加思索,脫口吟道:“似曾相識燕歸來。”晏殊一聽,連連點頭,撫掌大笑道:“妙哉,妙哉,妙哉也!‘無可奈何’對‘似曾相識’;‘花落去’對‘燕歸來’。對工巧妙矣!”王琪何以一口對出“燕歸來”?熟讀詩詞的他,早已對“詠燕子”的詩句瞭若指掌。如杜甫“微風燕子斜”。李白“雙燕複雙燕”。王維“歸燕識故巢”,白居易“誰家新燕啄春泥”,劉禹錫“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等等。當晏殊以“無可奈何花落去”求對時,王琪一口而出:“似曾相識燕歸來”。

愛惜人才的晏殊素來提攜新秀,範仲淹、富弼、歐陽修和詞人張先皆出其門下。他見王琪文思敏捷,溫良恭儉讓,不久就推薦王琪到京城集賢院任職。

後來,晏殊在他的那首千古相傳、膾炙人口的《浣溪沙》詞中,納入這一名句: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台,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詞的意思:故地重遊,我端起酒杯重填一首新詞,望著昔日的亭台樓閣,想起去年的天氣景色,感慨夕陽西下也不知有多少回了。無可奈何中的花兒呀,花開花落又一年,似曾相識的春燕又回到這裏,而我卻獨自徘徊在溢滿花香的小徑上。這首詞在昨日和今天的時光交錯中,時而樓台亭閣,時而夕陽西下,時而落花,時而春燕,寫得如夢如煙,境界開闊。

《浣溪沙》的問世,緣於揚州蜀崗大明寺的牆壁詩、緣於王琪巧對晏殊的上聯。因此,“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此乃揚州千古詞話。



最新生活新聞
人氣生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